找出行為功能 提供適當策略(111年8月5日)
  文/廖莉婷(臺中特殊教育學校導師)
   從事高中職特殊教育多年,每年迎接新生總是充滿許多挑戰,由於學生的國中小成長歷程不同,有些過去沒有被處理的行為議題,往往到高中職階段,已經演變成攻擊、破壞;我往往帶著心疼與不捨,展開功能評量與行為介入。

 當我們能夠理解不同學生因特質不同,而產生的行為多樣性時,心境有時就會轉變。我一直提醒自己,要理解每個行為背後,都有其理由。學生小賜(化名)的故事,就是一個例子。

攻擊行為背後
是過去的傷痕

 小賜有過動、衝動、注意力不足的狀況,原因在於大腦前額葉區域發育異常,以及腦部神經傳導物質失常。也因此,日常生活中,如果出現他認為不符合常規或個人生活經驗的狀況,常常會暴怒,比如:同學沒有把地板拖乾、掃地只用一隻手、走路沒有走在人行道上,都會讓小賜朝對方破口大罵。由於過去累積太多挫敗和被嘲笑的經驗,小賜面對失敗時,容易出現破壞物品、言語及肢體攻擊的行為;看到他人交頭接耳,也常認定對方一定在講他的壞話,因而攻擊對方。

 小賜許多攻擊行為,是為了移除不愉快的經歷,或不符合他個人經驗的事件。在透過「行為前後事件紀錄表」、「行為功能訪談表」、「行為動機評量表」觀察紀錄後,我判斷小賜的問題行為功能是「逃避」,因此針對「遠前事」、「近前事」、「行為問題」、「後果」的部分,分別擬訂行為路徑圖,也就是該行為的發展路徑,同時也畫出「期望行為」和希望學生使用的「替代行為」的路徑圖;再根據路徑圖,提出相對應的策略。

 以對方交頭接耳為例,可以畫出路徑圖如表一,再思考並擬定教學上可使用的相應策略如表二。





走過行為問題
心靈更有力量

 與小賜相處的幾年裡,針對他的情緒,我會用同理的方式幫他說出來;小賜聽到時,往往從針針見血的刺蝟變成無助的小孩。畢業那天,小賜告訴我,他人生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可以控制自己」,這是我永遠忘不掉的話。

 我始終相信,每個有行為問題的學生,其實都是我們最好的教師;唯有用愛與支持,陪伴學生一起走過行為問題,並理解其背後的傷,帶著他們建立替代行為或一般適應技能,才能協助受傷的心靈長出力量,面對人生挑戰。.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