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學生的生涯發展 親師怎麼幫?(111年7月22日)
  文/吳怡慧(臺北市立大學特殊教育學系助理教授)
   電影《奔騰年代》描述一九三○年代世界經濟大蕭條時,美國西部的一匹賽馬「海餅乾」,如何成為賽馬史上的傳奇。

 系出名門的海餅乾身形瘦小、天性慵懶;長大後被賣到馬場,卻因不適應多數馬場的制式訓練,導致愈來愈難被馴服,最終淪為馬場間頻頻轉手的「板凳馬」。後來牠遇上一群「伯樂」,用不同以往的方式訓練牠,又培養出一名與牠有默契的騎師,終為海餅乾找到優勢與戰略,打敗制式訓練出身的東區冠軍「戰將」,成為全美冠軍。馴馬團隊領袖甚至在海餅乾與騎師雙雙功成身退時,給予終身安置和關懷。

 您是否覺得有些特殊需求學生也很像海餅乾?他們往往很少有成就感,甚至難以親近。在他們的生涯發展路上,身為家長或教師的我們,如何成為伯樂?以下提供幾點建議。

■無條件接納
 片中馴馬師史密斯有一句名言:「你不會因為牠受了一點傷,就抹殺牠的價值。」特殊學生可能因特質或症狀而影響表現,但哪怕只有一個大人特意給他愛與接納,都能讓他重燃面對挑戰及修正自我的動力。

 很多時候,學生願意做卻做不到,久而久之就開始逃避或不再嘗試。因此,我們得先肯定他有意願做的初心,肯定他選擇的價值;而後再陪他思考是否就此接受事實,或分析還可如何改善,都會更容易。由於被接納,學生會比較容易笑看挫折,願意尋找改善方法,或更能夠選擇配合大人的訓練。

 建議親師可與學生共讀特殊名人的故事,如搜尋「有愛無礙」網站的「名人榜」或《向星星祈願》一書。筆者發現,幾乎每個成功的特殊名人背後,都曾有至少一個懂得欣賞、鼓勵他們向上的家長或教師,支持他們成為更好的自己。

■培養精緻化覺察
 精緻化的覺察,不會只停留在表淺的自我認識。海餅乾團隊悉心檢視牠的優勢與弱勢,按著牠的起點限制找尋切入點,設定持續可行的目標,有策略的訓練,終讓海餅乾在賽馬場上成功。

 親師不妨常花時間陪特教學生檢視他的優勢與弱勢,並了解「舊傷」的復健情形,例如:我是否「比以前」更享受閱讀?我是否更能理解文字或聽語訊息?我是否比較不會被情緒卡住?我是否更少逃避眼前的挑戰?我哪些地方有進步?我做了什麼,所以帶來改變?

 獨立思考的習慣往往始於成長過程中周遭人的賦予和示範。親師宜注意勿讓自身的眼光導致學生出現過於自卑的羞愧感(忽略差異性)或唯我獨尊的想法(忽略群性)。親師宜引導學生精緻的分享其參與各樣事物的自我評價和更有深度、全面的思考,而非僅「喜不喜歡、好不好玩」,才有助培養其對實際生涯規畫的自我覺知與思維彈性。

■設定縱向與橫向目標
 國外學者認為,導致身心障礙學生離校後高失業率的可能因素之一,是缺乏個人目標。知名學者魏邁爾(Wehmeyer)也指出,一個人會設定目標的能力,與他日常生活經驗的品質和多樣性有關;適切而實際的目標設定,其先決條件是生活經驗要夠廣泛,才能對所有可能的選擇形成一定的認知。

 海餅乾團隊不僅針對牠設立長期的成就目標(縱向),更注重牠內在、整體生活經驗的滿足(橫向),重新確立牠的優勢,藉以創造幸福感。培養一個「大人放得了手」的特教青年,有賴從小就給予適齡化的鷹架和所需的技能訓練,再逐漸撤除鷹架。從小到大,培養特教學生選擇的能力時,宜先「廣」後「深」:學前與國小時透過廣泛生活觀察,探索真實環境及自我;國高中開始深度體驗有興趣的領域,再逐漸鑽研。親子或師生之間宜不斷討論周遭日常生活的變化並「做中學」,才能塑造合宜做決定的判斷力。

 後疫情網路時代下的十二年國教,特殊需求學生需要發展自主鑽研和修補缺漏的能力;同時也需要有效安全的人際連結,及職業探索的教育支持。建議有興趣的親師生可參考國教署「當老師遇見ADHD」網站的「生涯發展支持」模組(www.adhdintheschools.weebly.com),同時參考本報「尋找大夢想—職人帶你找未來」系列文章,親師生共同締造下一個「海餅乾傳奇」。.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