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ok

瑪麗.包萍的神祕禮物

  •                     
  • 作者:P. L. 崔弗絲(P. L. Travers)
  • 繪者:許書寧
  • 譯者:吳宜潔
  • 出版日期:2010年12月10日
  • 圖書分類:小說館--保母包萍
  • 適用對象:高年級,國中以上,
  • ISBN:978-957-751-593-3
  • 注音:無
  • 定價:280元
  • 網路特價:75210

作者/繪者/譯者簡介


【作者】
P. L. 崔弗絲(P. L. Travers)
出生於澳洲,於1924年隻身前往英國,展開她的寫作生涯,在1996年逝世於倫敦。
身兼劇評家、旅遊散文家、書評家、講師,同時也是瑪麗.包萍的創造者。崔弗絲一共寫了八部瑪麗.包萍作品,包括《風吹來了瑪麗.包萍》(1934)、《瑪麗.包萍回來了》(1935)、《瑪麗.包萍開了門》(1943)、《瑪麗.包萍在公園》(1952)等。崔弗絲也撰寫其他童書與成人書,但最為讀者熟知的還是瑪麗.包萍這個角色。

【繪者】
許書寧
愛畫畫,愛作夢的北港孩子。先後畢業於輔仁大學大傳系廣告組及大阪總合設計專門學校繪本科。作品曾獲關西美術文化展讀賣電視獎、STAEDTLER舉辦筆繪CD-R設計比賽入選,也曾入選青林文化「安徒生童話插畫創作獎」、及2005年、2006年度臺灣兒童文學精華集、「第六屆貓頭鷹愛家手繪書比賽二獎」等獎項。她的文字與圖像作品除了在報章雜誌以及書籍封面上可以見到外,主要的文圖出版作品有:《戀的芬多精》圖、《愛蓋章的國王》文圖、《半路遇上幸福》文圖、《天使的禮物》、《奇妙的耶穌》文等。

【譯者】
吳宜潔
臺大外文系畢業,英國瑞汀大學兒童文學碩士。曾任美國紐伯瑞金獎作家Linda Sue Park訪臺隨行口譯、臺北國際書展兒童館策展助理、基隆市文化局英語繪本講師。喜歡閱讀周圍的人,覺得平凡的事物裡裹著最深的奇幻。現為專職譯者,譯有《偽倫敦》、《生存遊戲》、《失控的邏輯課》、《星期三戰爭》、《好心的大爺!幫幫忙!》、《玫瑰的繽紛日記》、《閱讀兒童文學的樂趣》(合譯)等。

行銷特色


獻給各個年紀的「孩子」!──保母包萍系列

保母包萍回來了 奇幻文學經典中的經典
千呼萬喚 好書終於再版!千萬不要錯過!

原著風靡全球,長銷破千萬冊
經典改編電影、舞臺劇 引發包萍風潮

四十年前,當華特•迪士尼第一次讀到保母包萍這個故事時就深受吸引,經過一番周旋才得到原作者的首肯搬上銀幕,改編成迪士尼經典名片《歡樂滿人間》,共獲得奥斯卡13項提名、5項得獎的殊榮,被評為十大賣座影片。茱麗•安德鲁絲在片中飾演瑪麗.包萍,贏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四十年後的今天,舞臺劇在倫敦、紐約百老匯熱烈上演。

《保母包萍》是同時獻給大人和孩子的一部經典文學作品,100%童年滿足、100%自由想像、100%奇幻故事、100%美好閱讀經驗,絕對值得一讀再讀。

內容簡介


煙火節這天,班克斯家的孩子又叫又跳的在公園裡放著煙火──旋轉的火光一圈圈轉動;漩渦狀的紅藍星雨瞬間飛灑;一片白綠色的星星像把鮮豔傘花在天際撐開……遠處一個星火卻一直沒有熄滅,反而越來越大,光點逐漸下降,變得越來越長……有個奇特的身影──戴著一頂黑色草帽,穿著一身藍大衣,一手拎了個包包,另一手——是把鸚鵡頭雨傘。孩子們滿心雀躍的大喊:「瑪麗.包萍——你終於回來了!」
乘著煙火回來的瑪麗‧包萍這一次又帶著孩子們拜訪了聽得出「世界上每樣東西都有自己的音樂」的崔格利先生;也與湖畔的大理石雕像男孩共讀漫畫、嬉戲,度過一個恬靜的午後;還騎上一邊散發薄荷香氣的拐杖糖馬回家;並與所有的童話故事人物一起鑽進「新年」與「舊年」的交接縫隙裡慶祝……
孩子們不確定瑪麗‧包萍何時又要走?
但相信——她捎來的禮物將永遠留下!

目次


第一章 煙火節
第二章 崔格利先生的七個願望
第三章 注視國王的貓
第四章 大理石男孩
第五章 薄荷糖馬
第六章 漲潮時分
第七章 從此幸福快樂
第八章 另一道門

名家推薦


保母包萍要離去的時候,我更像班克斯一家的小孩子一樣,心中湧起不捨和感傷。《保母包萍》真是一本令人難忘的故事書。
——林良/知名兒童文學作家

瑪麗‧包萍照顧的孩子,會多一雙翅膀。
——林文寶/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榮譽教授

保母包萍是童書的經典形像之一,也是跨世代的共同回憶!
——林世仁/兒童文學作家

包萍像風一樣吹進心頭,翻攪出所有天真的夢境……
——宋珮/中原大學人文教育學院講師

有魔法能看穿孩子心思,帶給孩子開心驚喜的保母包萍,像極了現代另類「巫婆」。
——洪文瓊/臺東大學語文研究所退休教授

若想要有一位又酷、又不過時,常讓你驚訝的朋友,請來找瑪麗.包萍。
——柯華葳/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教授

發生在櫻樹巷十七號的故事,仍然是今天每個孩子的歡樂和夢想!
——桂文亞/作家‧兒童文學工作者

作者盼望的卻是藉女主角的形塑,來調整為人父母者改變對兒女的教養方式。
——張子樟/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臺北教育大學兼任教授

閱讀這故事會發覺;眼睛看得見的日常的世界,跟眼睛看不見的,另一個很大的世界,其實只是相鄰近而已。
——傅林統/兒童文學作家

分享想像成真的驚奇趣味,引領讀者跌入奇幻世界的懷抱中,這是一本小、大通吃的好書。
——蔡淑媖/北縣書香協會理事長

保母包萍像是有法力的巫婆,又像帶來快樂的耶誕老公公。
——嚴淑玲/誠品兒童書店店長



十足的人性,加上十足的「仙女性」——瑪麗・包萍的不尋常魅力!
許書寧/作家‧本書插畫繪者


我相信,只要提起「保母包萍」四個字,許多和我擁有類似閱讀履歷的讀者們,一定會忍不住大聲尖叫。對於一群漸漸可以不靠注音認字,開始體會到閱讀樂趣的孩子們而言,有一套書,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陪伴角色。寫到這裡,我幾乎已經看見許多宛如擣蒜般拼命點頭的可愛臉孔了。大家一定知道我指的是「哪一套書」,也就是國語日報於1960到80年代間出版、細長外型宛如外國再生紙平裝書的經典翻譯名著。那些美麗的小書有著微微泛黃的書頁,翻起來會發出好聽的聲音,更可以透過薄薄的紙背,依稀見到隔頁的油墨痕跡。他們的名字,有《柳林中的風聲》、《魔衣櫥》、《蟋蟀、老鼠、貓》,也有《小女超人》、《布娃娃漫遊記》、《巧貓童話》,還有《萬能車》、《大謊話》、《三個小精靈》……等等。當然,更不會有人錯過《保母包萍》!
「保母包萍」究竟是誰?
故事得從多霧倫敦的某戶人家開始講起。櫻樹巷十七號的班克斯家,竟然在四個月內走掉了六個保母。看來,沒有人受得了那戶人家的四個頑皮孩子,就連他們的媽媽都頭痛欲裂、舉起雙手投降。可是,正當班克斯太太坐在客廳裡,苦著臉構思求才廣告時,門外卻不請自來地出現了一個人影。那人來得無聲無息,簡直就像承載著她的東風般,來無影,去無蹤。她的名字,就叫做「瑪麗・包萍」……
珍和麥可看見客人有一頭烏溜溜的黑髮──「真像木頭做的荷蘭娃娃。」珍低聲的說。而且她很瘦,手腳也很大,還有一對清澈的藍色小眼睛。
這位長得像荷蘭木偶的保母於登場的那一刻起,就完全擄獲了孩子們的心。她坐著樓梯把手「滑上樓」,又從空空的手提包裡接二連三地拿出所有不可能放得進去的東西。最有趣的是,雖然包萍能夠實現任何她願意做的事,作者崔弗絲(P. L. Travers)卻沒有將她筆下的神仙保母,勉強壓進童書史中經常出現的慣例模子中。保母包萍之所以與眾不同,正因為她既不像傳統的老婆婆魔女般和藹可親又樂善好施,也不像幾乎透明的精靈小仙女般不食人間煙火。這位隨風而來的瑪麗・包萍就和每一個人一樣,會餓會渴會發脾氣,帶著無比的自信與一點點兒虛榮心,也會在工作之餘要求休假,生活得腳踏實地。
我想,十足的人性,加上十足的「仙女性」,應該就是構成瑪麗・包萍不尋常魅力的原因之一吧。這套兒童文學史上的經典名著打從1934年誕生開始,就讓全世界的小朋友由衷相信,世界上真有這麼一位乘風而來的神仙保母,只要自己「渴望」得夠深,誰也說不準哪一天,她不會提著地毯做的手提包,腋下夾著鸚鵡頭雨傘,忽然出現在你家門口!
這樣出於小小讀者的純真渴望,直到今天,依然以各種形式存在。當我住在倫敦的時候,經常於各式販賣食品飲料、報章雜誌及生活用品的小店裡,發現這位神仙保母在公布欄裡遺留下來的痕跡:「想找瑪麗包萍嗎?週休二日。請電XXX」、「尋求包萍!九歲孩童一名。倫敦三區。包食宿」、「你的孩子需要真正的保母包萍嗎?請恰XXX人力派遣公司」……每一次,當我在那堆花花綠綠、雜亂無章的尋人賣物租貸留言紙條中,發現這樣的「廣告詞」,總會一個人傻呼呼地微笑起來。
叫人扼腕的是,雖然保母包萍的魅力席捲全球,也曾被改編成電影、推上倫敦西區與百老匯的音樂劇舞臺,造成一票難求的熱潮;多年以來,臺灣的讀者們卻一直沒有閱讀全套著作的眼福。因此,當我知道國語日報即將重新出版這套迷人的小書,又願意提供給我畫插圖的機會時,心中的那股激動、高興、狂喜、感動、雀躍、與興奮,真的沒有任何字眼可以形容殆盡。想想,自己竟然能夠藉著畫筆,一躍而進那個從小著迷不已的美妙世界,用墨水畫出的線條參與故事!世界上有多少讀者,能夠得到如此作夢般的機會?
謝謝國語日報,重新為臺灣的讀者喚回了保母包萍!我想,對於每一位翻開書本的人而言,這套書將不全然止於懷舊,卻會是永遠不滅的嶄新。


推荐


瑪麗.包萍系列迴響
「我們的老朋友瑪麗.包萍又回來了,要是你喜歡她的初次登場,千萬別錯過她的最新歷險……書裡有股難喻的魅力……異想天開、多愁善感,同時又幽默、充滿想像力、詩意、原創性。」
——紐約晚報

「我【先前】稱讚她是『逗趣的新角色』,現在卻覺得《瑪麗.包萍開了門》更勝一籌——閃耀著魔法的育嬰術,那麼溫暖的懂得孩子的心。」——號角雜誌

「一貫的好作品。」——普洛維登司週日報

【網路推荐】
一本在網路上一再受到討論、回味的好書

◎很想問問有沒有人看過《保姆包萍》,這本書是很多年以前國語日報出版的,原文書應該不只一本,而是一套,但是我只看過《保姆包萍》這一本而已,有沒有人知道有哪家出版社有出這套書?
(網友/Suca)

◎那麼多幼年時看過的好書的回憶,令人連看到書名都令人懷念不已!可惜身在臺灣的我,只能在回憶中垂涎三尺,原版原文書不易購得,也因為程度不足而受到限制,面對好書絕版的心聲,為什麼書商們都看不到、聽不到呢?
(網友/nonna)

◎這次放假又將國語日報社出版的《保母包萍》拿出來看,真的好喜歡!!請有人知道那裡可以買到「保姆包萍系列」嗎?
(網友/JBH)

◎小時候家裡也是有數十本國語日報出版的童書……印象最深刻的當然是兒童文學傑作選,其中最愛的《保母包萍》都看了不下數十遍,看到書都爛了。
(網友/小仔)

◎我相當懷念許多的好書,像是國語日報出版的《保姆包萍》及《風吹來的保姆。我之前一直在尋找此書,卻總遍尋不著,好書絕對值得再版!
(網友/蠶)


內容摘錄


從此幸福快樂
  聽她這麼說,麥可再也按耐不住他的好奇心了。
  「可是我不懂!」他大聲說,「今晚所有事都顛倒了!為什麼小瑪菲不怕大蜘蛛?為什麼獅子不和獨角獸大戰?」
  「亞弗德不是告訴你了。」睡美人說,「因為我們都進入縫隙了呀。」
  「什麼縫隙?」麥可問。
  「舊的一年和新年交替的縫隙呀!舊年在午夜十二點的第一聲鐘響便結束,新年將在最後一聲鐘響後誕生。至於中間地帶——也就是其他十聲鐘響迴盪的時刻——就是祕密縫隙。」
  「是喔。」珍聽得快喘不過氣來,她好想多知道一些。
  睡美人一邊打著迷人的呵欠,一邊對孩子們微笑。
  「在縫隙裡,大家就像一家人。永恆對立的東西相互親吻。野狼和羔羊並肩躺下;鴿子與蛇共享巢穴;星辰彎身觸碰大地;老少彼此原諒;日夜在此交會;兩極在此接壤;東朝西傾;成了一個圓滿的圓。在這樣的時空裡,親愛的——只有在這唯一的時空——所有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你瞧!」睡美人揮揮手。
珍和麥可轉頭望見三隻熊笨拙的圍著一個女孩單腳跳舞。
  「是金髮女孩。」睡美人解釋,「她跟你們一樣安然無恙。晚安啊,龐奇!小寶寶怎麼樣啦,茱蒂?」
  她向一對手牽著手散步的長鼻子木偶揮手。「今晚他們是對佳偶,正如你們所見,因為他們在縫隙裡。那邊——」
  這一次,她指著一個魁梧身影--他的大腳踩在草坪上,頭和最高的樹齊平,一肩扛了根大棍棒,另一肩則坐著一個有說有笑的小男孩,扯著魁梧男人的耳朵。
  「是殺巨人的傑克和巨人。他倆今晚是知己好友。」睡美人抬頭笑,「女巫們終於要上場了!」
  孩子們的頭上一陣騷動,一群目光銳利的老婦人乘著掃帚畫過天際。當他們躍入大夥兒的行列,四處歡聲雷動,所有人都衝過去握手,老婦人發出女巫式的嘎嘎笑聲。
  「今晚沒人怕她們——從此幸福快樂!」睡美人睏倦的聲音像首搖籃曲。她伸出手臂環抱孩子們,三個人就這樣站著,看著身影聚合——野兔和烏龜並肩共舞;皇后與紅心騎士互擁;美女把她的手伸給野獸。國王、公主、英雄、女巫紛紛在舊的一年與新年交接的縫隙裡相互致敬。輕快的腳步讓小草低下頭,四處溫馨得令人目眩神迷。
  「借過!借過!讓我過!」一個清澈高亢的聲音大喊。遠方的草坪盡頭,金豬用他僵硬的後腳穿越群眾,揮舞著金蹄將他們分開左右兩列。
  「讓路!讓路!」金豬自命不凡。群眾瞬間站開、退到一旁,眼前出現兩排低頭行禮的動物。
  這下,金豬的腳邊出現了一個奇異又熟悉的身影——頭上是一頂繫蝴蝶結的帽子,大衣上的銀釦子閃閃發光,眼睛像瓷器上的垂柳一樣湛藍,鼻子像荷蘭娃娃那樣神氣的翹起。
  她沿著小徑輕慢走著,金豬在前頭俐落的領路。當她翩然走近,所有的人都爆出一陣熱烈歡迎。帽子、皇冠、花冠紛紛扔到空中,連月亮似乎更加皎潔耀亮,她在月光下徐徐走著。
  「咦,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珍一邊望著那身影走下空地,「瑪麗.包萍又不是童話故事裡的人物。」
  「她比童話故事還要棒!」亞弗德忠誠的說,「她是美夢成真的童話故事。而且——」他咕噥著,「她是今夜的貴賓!就是她打開書頁的。」
  在一片雀躍的歡鬧聲中,瑪麗.包萍向左右回禮。然後,兀自走到草坪中央,打開她的手提包,拿出一臺手風琴。
  「選好你的夥伴!」金豬大喊,也從豬皮口袋裡掏出一支長笛,放到嘴邊。 一聲令下,大家立刻轉向旁邊的夥伴。長笛發出一陣搖擺音符,手風琴和二十四頭黑鳥哼起主旋律,一隻白貓則以他的小提琴拉出甜美的曲調。
  「那有可能是我的貓嗎?」麥可心想,一邊尋找花卉斑紋。不過,他根本沒時間好好確認,因為視線深深受到亞弗德的吸引。
  灰法藍絨大象緩慢吃力的走過,一邊發出愉快的叢林吶喊,將自己的象鼻當成號角吹。
  「我有這個榮幸嗎,親愛的小淑女?」亞弗德向睡美人鞠躬。睡美人把手交給他,他們跳起舞來,亞弗德小心奕奕不踩到她的腳。睡美人嬌巧的打起呵欠,景像十分夢幻。
  每個人似乎都在人群裡尋找伴侶或朋友。
  「親我!親我!」一群女孩挽著手,圍在一個大塊頭身邊喊。
  「別擋路,小喬治.波吉!」農夫太太邊喊邊與三隻瞎老鼠共舞。
  大塊頭躍入群眾,女孩紛紛圍著他呵呵笑。
  「一、二、單腳跳、旋轉——規則就是這樣。」小紅帽握著大野狼的前爪教他跳舞。野狼看來謙虛又害羞,一邊數拍子,一邊低頭猛盯自己的腳。
  珍和麥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切還來不及思考,一個友善的聲音叫住他們。
  「妳跳舞嗎?」魯賓遜愉快的牽起珍的手,領她旋轉起來。她繞起圈子,貼著他的山羊皮衣。麥可則在星期五男人的懷裡健步如飛。
  「那是誰?」珍在跳舞時問。因為藍鴨正搖搖擺擺的通過,緊緊靠在一隻大灰鳥的胸前。
  「甘德小鵝(注七)。」魯賓遜說,「另外是比尼——和灰姑娘一起。」
  她迅速環顧四周——破舊的布猴子比尼煞有介事的與一位美麗的女士翩翩起舞,看來相當得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伴侶。沒有人寂寞,也沒有人被冷落。所有童話故事裡的角色都在這塊草地上共聚一堂,彼此互相擁抱微笑。
  「你快樂嗎,珍?」麥可和星期五男人奔馳而過,向她大喊。
  「但願永遠幸福快樂!」她微笑回答。這一刻,她知道那是真的。
  音樂變得越來越急促狂野,上升攀高到搖擺的樹頂,比鐘聲更響。瑪麗.包萍、小豬、白貓一邊演奏,一邊扭腰搖擺。黑鳥唱個不停,似乎怎麼也不累。童話人物圍繞著孩子們,他們的甜美聲音在孩子們耳畔吟唱、歡笑。
  「永遠幸福快樂!」公園裡的每個人一致高呼。
  「那是什麼?」珍向她的舞伴大喊。在一片喧鬧樂聲中,她依稀聽見時鐘的巨響。
  「時間快到了!」魯賓遜說,「剛剛一定是第六聲鐘響!」他們停下半晌,仔細諦聽。
  第七聲!童話的旋律繼續飛揚,他們全在金色的夢網中搖擺。
  第八聲!那沉穩、遙遠的鐘聲又響。狂舞的腳步彷彿更加急速。
  第九聲!樹也跟著舞動起來,枝枒隨著美妙的樂音翻轉。
  第十聲!獅子和獨角獸,野狼與羔羊!朋友和敵人!黑夜與光亮!
  第十一聲!時光飛逝!光陰幾存!新、舊年間的縫隙如此短暫!讓我們快樂──從此幸福、快樂!
  第十二聲!嚴肅深沉的最後一響。
  「十二!」吶喊四起,人群霎時散開。閃亮的身影匆匆擦過孩子們身邊,傑克和巨人、龐奇和珠蒂、小瑪菲和黑蜘蛛,紛紛飛奔離去。還有——一雙細腳的蛋頭先生、獅子、獨角獸、金髮女孩、小紅帽、三隻瞎老鼠,也都穿越草地,彷彿融化在月色裡。
  灰姑娘和女巫們消失了,睡美人和小提琴貓也揚長而去,所有人銷聲匿跡。珍和麥可東張西望,尋找大家的下落,卻發現魯賓遜和星期五男人融化到空氣裡。
  童話的旋律漸漸遠去,在尖銳的鈴聲中逝去。此時此刻,每座鐘樓和教堂尖塔──無論是大笨鐘、聖保羅教堂、西敏寺……不約而同的發出勝利鐘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