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開門
情感畫中藏 看街景與旗幟

文/維禎 (2021/4/9)

村上英夫〈基隆燃放水燈圖〉/國立臺灣美術館藏

 畫作中的母題好比隱藏的鑰匙,可以打開藝術的大門。上回我們了解書與筆的意義。今天到藝術天地「上街」逛逛,看看街上藏了什麼訊息吧!

街景濃縮時代訊息

 「街道」是藝術家經常描繪的畫題,透過這些畫作,可以一窺城市特殊的人文地景,也留下畫家在城市漫遊的痕跡。如郭雪湖的〈南街殷賑〉,描繪迪化街熱鬧的商圈與市井小民的忙碌生活。

 村上英夫的〈基隆燃放水燈圖〉,描繪基隆的中元普渡活動,色彩華麗的街道熱鬧無比,放水燈的遊行隊伍手持燈籠與旗幟,群眾呼朋引伴共襄盛舉,室內的人從窗戶探出頭來,也想湊個熱鬧。穿過紅磚建築間的巷道,我們可以遠眺漫長的隊伍,一路蔓延至港邊的橋上。

 畫面右上及左下以金箔貼成的雲霧,是承繼自日本傳統的裝飾技法,有「超越現世」到另一個世界的暗示,不僅與中元節呼應,也象徵畫家以外來者的角度,觀察臺灣特殊的地方風情。

德拉克洛瓦〈自由領導人民〉/法國羅浮宮藏

旗幟飛揚立場鮮明

 選舉時,「旗海飄揚」的街景是臺灣獨樹一格的選舉文化,但是使用「旗幟」可不是什麼新鮮的玩意兒。在人類歷史上,戰爭總是一再發生,自古以來,人類就在打仗時使用旗幟,分辨不同的部落、隊伍,判斷對方是敵是友。旗幟成了國家軍事不可或缺的物品,背後也代表不同的陣營與立場。

 浪漫主義畫家德拉克洛瓦的〈自由領導人民〉,描繪一八三○年,法國七月革命的場景。強烈的明暗和色彩對比,讓人將視線集中在中央的女子身上,她踏在戰死烈士與殘破瓦礫上,表情堅毅的高舉藍、白、紅三色相間的大旗,這面旗幟在塵土與硝煙間飛揚。無論是身穿紳士服的男子,還是手持短槍的男孩,不分階級,萬眾一心,齊力推翻腐敗的王政。女子被認為是擬人化的「自由」,這面旗幟也成了法國國旗使用至今。

 在混亂的時局下,畫家在描繪國旗後,面臨政權轉換,擔心惹禍上身的案例也時有所聞。日治時期,在臺灣畫壇有「臺展三少年」美稱的林玉山,一九四三年創作了〈獻馬圖〉屏風,畫中有一名身穿軍服的男子牽著馬匹,奇妙的是,馬匹身上竟然同時出現中華民國和日本的國旗!

 原來這幅畫記錄了日本政府向臺灣徵調人力與物資的情況,但在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後,林玉山擔心被搜查,因此將原本的日本國旗改成中華民國國旗,直到解嚴後,才將右方屏風重新繪製成原本的模樣。

林玉山〈獻馬圖〉高雄市立美術館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