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文風趣談
狼人殺與掠虎精

文/黃震南 圖/許育榮 (2021/4/7)

 文藝版的讀者以年輕的學生為主,所以很多人應該都聽過「狼人殺」吧?簡單說明如下。

 「狼人殺」是一種團體遊戲。我曾在大學玩過,當時叫做「殺手遊戲」,沒有專用卡牌,只用撲克牌代替。後來又出現各種不同的稱呼,近年隨著傳播媒體的影響力,統一定名為「狼人殺」。

 遊戲規則大致是:一名玩家負責主持遊戲流程,宣布天黑在大家都閉眼後,宣布何人被淘汰,會有幾個人當狼人,並商量要處決哪個玩家;等「白天」大家睜開眼睛後,討論誰最有可能是狼人,投票將狼人逐出局。在幾輪處決和投票出局的過程後,場內玩家越來越少,直到狼人獲勝或一般人獲勝為止。

 因為遊戲架構簡單、道具單純,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同廠商出版專屬卡牌。遊戲過程緊張刺激,就算不加入,旁觀也很有趣,因此在全世界造成熱潮,甚至有大學的表達能力課程鼓勵學生玩「狼人殺」,藉以訓練說話技巧。

 我從幾年前就在想:有可能把狼人殺改成本土版嗎?沒想到這個工程比想像中更浩大。

 不是將狼人殺的角色「狼人」、「狼王」、「騎士」、「預言家」,標上臺語音標就行了?當然不是!這樣硬念出來,相當彆扭;更重要的一點:這些角色都與本土無關。

 我們的文化上,何時曾有狼人?哪有騎士?那都是古歐洲的故事啊!所以,不只要「翻譯」,更要「轉譯」——把原來的外國元素和語言,消化、轉化成屬於自己的文化。

 於是,整個角色必須大改變——可以查驗身分的「預言家」,改為可以問神的「童乩」;有解藥也有毒藥的「女巫」,改為江湖郎中「藥仔仙」;化為人形的妖怪「狼人」,改為「虎精」,才能與民間故事「虎姑婆」搭上線。

 妖精陣營裡還有蛇郎君(跟人類結婚,所以身上沒有妖氣,童乩無法查驗)、紅衫鬼(含冤而死的女鬼,誰查驗她就會被報復)、狐狸精(每輪可以迷惑一人,跟狐狸精殉情)……

 我越「轉」越有趣,不斷翻找民間故事和臺灣妖精傳說,最後創造了二十種角色。而主持人這個職位,我命名為「天公伯」,他的臺詞「天黑請閉眼,狼人請睜眼」,我改為「日頭落山,村民歇睏,虎精精神」……,全盤臺語化。

 甚至「狼人殺」玩家愛用的「術語」,我也全盤轉譯——「悍跳」指的是「不是某身分的玩家,在白天發言宣稱是該身分」,我翻譯為「假仙」;「查殺」是查驗到某玩家是壞人,我翻譯為「掠包」。

 於是,從頭到尾、裡裡外外,原本是外來的「狼人殺」,在我的神機妙「轉」下,完全變成本土版的「掠虎精」,甚至比「狼人殺」的遊戲架構還完整,彷彿「掠虎精」遊戲才是原創。

 臺灣多元的文化和傳說是個寶庫,你也可以嘗試做各種文化創作,臺灣文史或許能帶給你源源不絕的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