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畫裡故事
肖像畫中被覆蓋的訊息

文‧圖片提供/陳嘉音
(2023/11/24)

法蘭斯‧哈爾斯〈艾薩克‧馬薩〉/英國查茨沃斯莊園藏。

 法蘭斯‧哈爾斯是十七世紀荷蘭黃金時期的肖像畫家。他出生於法蘭德斯的安特衛普(位於今日的比利時),從小就隨家人搬到荷蘭的哈倫,直到去世。哈爾斯曾拜師學畫,也曾擔任市議會的畫作修復師。由於北方經歷宗教改革,天主教聖像敬拜的作品不再受推崇,也不得懸掛於公開場所;加上中產階級興起,他們喜好的也不全是以宗教為題材的畫作,導致原本在傳統上較不受重視的肖像畫、風俗畫、風景畫和靜物畫反而廣受歡迎。這樣的環境下,哈爾斯開始繪製肖像畫。 

 哈爾斯的肖像畫風格在那時算是新潮的。他極擅長運用大膽的筆觸和靈巧的筆法,迅速掌握人物轉瞬即逝的神情,使得畫中人物舉手投足百般自在,或是談笑,或是凝望,常讓人有種畫面外還有其他人物與之互動的感覺。雖是肖像畫,卻有風俗畫的情境。 

畫中人姿勢特殊

 站立在橢圓形畫框中的男子是艾薩克‧馬薩,和哈爾斯是朋友。當時可以參加孩子洗禮儀式的人,通常是親朋好友,而他見證了哈爾斯其中一個孩子的洗禮,由此可知兩人的關係。除了這幅,馬薩還有兩幅肖像畫也是由哈爾斯繪製。一幅是他和新婚妻子的雙人肖像,另一幅是他個人側身坐靠椅背,並轉頭看向椅背後方的肖像。  

 馬薩這幅站立的肖像畫最引人好奇之處,應該是主角雙臂交叉抱胸的姿勢了。四百年前,這姿勢出現在肖像畫可說是非常奇異,令人匪夷所思。雙臂交叉抱胸的肢體語言,一般被理解為對外排斥與充滿自信。究竟在怎樣的情況下,馬薩會擺出這種姿勢? 

可見層下藏祕密

 這幅肖像畫修復時,修復團隊意外發現馬薩肩膀上方的位置,有厚塗的跡象。於是他們使用紅外線反射成像技術(一種透視上層,看到可見層下面有什麼的方法),探查可見層顏料下還有什麼。果真發現馬薩的左肩上方有兩顆頭,還有一個捲軸從他另一邊肩膀上垂下來。那兩顆怪物般的頭,一顆滿頭蛇髮,另一顆頭骨模樣,格外引人注目。再細看那顆長滿蛇髮的頭,嘴裡還含著一顆心。這樣的形象正是「嫉妒」的擬人化身。而嫉妒和骷髏頭一起出現,則是以插畫寓言集為依據。

 插畫寓言集在當時非常普及,也是許多畫家創作時參考的典籍。寓言集裡展示了嫉妒是如何被死亡踐踏,其中「死亡」以骷髏的形式出現。因此肖像畫中這兩個元素解釋了死亡戰勝嫉妒,推估這就是馬薩想透過這幅畫作傳達的訊息。 

年少有為引嫉妒

 馬薩在莫斯科經商多年,是非常富有的穀物商人。當時的穀物和現在一樣,是俄羅斯最大的出口貨品之一。而且當時歐洲對俄羅斯的了解,很多都來自馬薩的資訊。然而年輕,事業飛黃騰達的馬薩卻引來許多批評者。他們不但給予馬薩負面評價,甚至混雜了不實傳言。馬薩在肖像畫裡展現出一副輕鬆的神態面對觀者,流露出「你可以隨心所欲誹謗我,但死亡最終會結束誹謗與妒忌」。一方面,馬薩表現出放得開,不在乎流言的模樣,但另一方面,或許他是非常在意,才訂製一幅肖像畫把心思藏在裡面,作無聲的抗議。 

 考量到用於頂層的顏料,與其他十七世紀的顏料沒什麼區別,畫中那兩處應該很早就被厚塗覆蓋了。

 可能是馬薩去世後,他的子孫並不想在畫中隱含嫉妒和死亡的情況下,看著他們的父親或祖父,反而更想要單純的一張肖像畫。

馬薩的肩膀上方,隱約可看見兩顆怪物般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