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場的幼齒
分享

  原本我打著牛肉場比較輕鬆好賺的如意算盤,但是在稍微瞭解一下牛肉場的實際狀況之後,我開始有了打退堂鼓的念頭。

  由於「牛肉場」在台灣已經消失了好長一段時間,有些讀者朋友可能不太了解「牛肉場」是什麼?就算去網路上搜索「牛肉場」三個字,我想前幾頁也大概都是出現「王彩樺」這三個字吧(苦笑),所以就讓我來介紹一下吧!

  「牛肉場」就是跳脫衣舞的表演場所,因為當時的台灣民風純樸,政府也管得嚴,所以大家就用「有肉」的台語諧音「牛肉」來暗示。不過牛肉場並不是只有脫衣舞表演而已,有時還會穿插歌唱與短劇表演。

  不管牛肉場的表演再豐富、再多元化,大部份的人依舊瞧不起在牛肉場裡表演的人,這也是我一開始望之卻步的原因。但是後來我安慰自己,我只是來牛肉場唱歌賺錢罷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吧!

  在我進入牛肉場工作的第一天,就著實上了一堂印象深刻的震撼教育!我一進門,就目睹一位全身光溜溜、半件衣服都沒穿的年輕女生,在台上表演軟骨功特技,看到她從塑膠大管子中穿梭到另外一頭,我當場嚇得全身發抖!當她表演完之後,回到後台時,居然還放聲大哭!這讓我頓時覺得她好可憐、好委屈,為了謀生必須喪失尊嚴。

  起初,我在牛肉場的工作就是單純的唱歌,而且還是在觀眾上洗手間的空檔,出來唱兩首歌,其餘時間就窩在後台休息,工作算是非常輕鬆!不過這等好光景維持不了多久,後來除了唱歌之外,我還兼作報幕,這份工作就類似牛肉場的主持人一樣。

  牛肉場經理給我取了一個藝名「王羚」,但是大部份觀眾似乎都記不起這個藝名,他們自作主張幫我取了第二個藝名「幼齒」。

  我的台詞可說是千篇一律,到現在我都可以一字不漏地背誦出來。當時我會用很開心的腔調說著:「大家好,我是幼齒的王羚,今天很開心的要為大家帶來很多精采的節目,首先介紹這位美麗的豔星:XXX,為大家帶來精采的豔舞!」,然後就看著我的女同事們上台跳脫衣舞,那種不捨的心理壓力,真的是筆墨難以形容。

  牛肉場帶給我的壓力真的是無所不在,儘管我只是站在舞台上報幕,但是台下觀眾每場都會起鬨,叫我脫衣服,讓我每天都要說上幾百次來圓場:「不好啦!我的東西不好看,會把你們嚇死啦!」

  就算下了舞台,壓力依舊存在,經常會被觀眾騷擾,就連上個洗手間也都會被偷窺。有時我低頭看廁所門板底下的縫,都會不小心看到偷窺者色瞇瞇的眼睛……

  就算下班之後也不得安寧,一些莫名奇妙的怪叔叔會突然堵住我,問我要不要跟他去睡覺?害得我常常拔腿就逃,沿路大喊:「救命!」

  最讓我感到痛苦的就是人際關係,我原本還有跟一些國中同學聯絡,但是當她們知道我在牛肉場上班之後,就再也沒有人願意接我的電話。有時不小心在路上見到老同學,大家也是躲得遠遠的,就跟我躲怪叔叔的騷擾一樣,只差沒有喊救命罷了!

  這種種的壓力真的把我壓到喘不過氣來!我開始作夢,夢到自己在觀眾「脫衣服!脫衣服!」的起鬨聲中,真的把衣服脫光……每晚我都會從惡夢中驚醒,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自己到底有沒有穿衣服?然後就一直哭個不停,久久不能入睡。

  在某個難忘的夜晚,當我報完幕之後,突然間有四、五個彪形大漢衝上台,抓住正準備脫衣服的小姐,頓時現場一片大亂,樂隊老師叫我趕快找地方躲起來,因為他們是警察。

  在慌亂之際,我躲進舞台後方的黑幕裡,一躲就是兩個小時。當警察離開之後,樂隊老師就叫我趕快逃離現場。

  不過,據說警察已經盯上了我,當時跳脫衣舞是妨礙風化罪,就連報幕的我也不能倖免。

  這個突發事件讓我嚇得全身發抖!真的很怕自己會有妨礙風化罪的前科,在我的人生留下汙點。我一路哭著狂奔回家,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吃不喝了好幾天,也不停地作惡夢,夢到我被警察逮捕、夢到我坐牢、夢到我又全身光溜溜……受不了牛肉場帶來的無窮壓力,我下定決心辭職,離開了牛肉場,足足休息了好幾個月。
 

本單元內容出自平裝版出版之《B咖人生》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