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從父母開始

  當孩子兩歲時,我們可以輕易忽略他,簡單帶過任何一件事。當孩子十二歲時,他也可以輕易忽略你,簡單帶過應該跟你報告的任何一件事。


  「跟孩子說什麼道理呢?」

  「我是他爸爸,我說了算。」

  你知道嗎?只要搬出爸爸啊、媽媽啊、爺爺啊,就可以通行無阻的時代已經過了。

  當然,我們可以繼續上一代父母的育兒方式,大家也一樣可以平安活到老。但是,那是個錯誤示範多過正確作法的年代,因為當時的環境是「食指浩繁」,能平安健康養活孩子長大,已經阿彌陀佛了,誰還有閒工夫跟你說什麼鬼道理啊?沒有拿棍子出來打人,就叫仁慈了。

  可是,權威下長大的孩子,親子的關係最後會如何呢?

  你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跟成年後的孩子像朋友般地交心說話嗎?

  你希望聽聽孩子如何開始喜歡上一個男孩子,又如何度過失戀之苦嗎?

  你希望聽到孩子跟你談他的偉大理想和抱負,又如何在苛刻老闆的磨練下,有所成長嗎?你希望……

  你希望的事情很多,但是如果我們一開始就拿「我是你爸爸,我說了算」當理由,那我們的希望將統統無法實現,因為我們的結局將與上一代一樣同悲:你行使父母的權威一輩子,然後子女不敢忤逆地「孝順」你一輩子。其實,讓親子關係走到這一步,自己的人生將少了許多美好的感覺——可惜啊!

  如果你還是不大明白這其中的道理,想想自己,事情或許比較容易清楚些:如果有一天,當你心裡有話、有意見,卻不敢或不想對另一半說,而只能想著「算了算了,說了也是白說」的時候,那是不是另一種疏離關係的開始呢?

  我們這一代,成年的子女與邁入老年的父母,心靈多半沒有交集;一旦心靈有交集的時候,可能就是將抱怨傾洩而出的時候,然後結局通常都以「老的悲、小的悶」收場。

  為什麼成年後的我們不能跟父母「打開天窗說亮話」呢?原因很簡單——

  因為父母從小就不讓我們說話。除了一個加了驚嘆號的「不」字外,什麼也沒有。父母沒有時間也沒有習慣跟小孩說話。在那個年代裡,盡快解決問題,或盡快壓制住孩子,是父母最優先考慮到的。

  當孩子小的時候,父母一個簡單的「不」字,可以讓天下太平;一個充滿威脅的嚴厲眼神,可以讓孩子不敢再造次。既然火當下已經撲滅了,何苦再說什麼道理呢?很累人的耶。

  可是,火並沒有滅,它只是藏在孩子心裡的最底層,在那裡「悶燒」而已。而且,父母說「不」時的聲音,將會隨著孩子的年齡,越來越大……,直到無法再大的一天……,從此,親子關係就只剩下疏離了。

  想想周遭的朋友中,有沒有看過一種人,當他們有能力離家的時候,有的能力根本都還不夠成熟,就恨不得趕快逃離父母的掌控,甚至連回頭看一眼的留戀都沒有。

  如果你不想做一個「重蹈上一代覆轍」的父母,如果你希望與孩子間的濃厚感情可以長長久久,那我們就必須用現代的方法,教養現代的孩子。

  很多上一代似是而非的育兒觀念,不能再用了。食衣住行育樂裡都看得到,不是它一定有什麼錯,而是它不適用於不同時代裡長大的孩子了。現在的環境,跟我們小時候有十萬八千里的不同,到底有多麼不一樣?應該不需要我詳述,看看現在的子女不像子女、學生不像學生的嚴重情況,就可窺知一二。

  不管時代如何變化,但是,有一點卻是不變的,那就是人性。

  人,都希望被別人尊重。父母用絕對權威凌駕一切道理之上的教養,就是不尊重孩子的具體表現。「我是你爸爸」,從來就不構成一個事情的道理。也就是說,是非對錯、黑白曲直,每件事都可以找出其中的道理,而這跟「你是不是我爸爸」一點關係也沒有。

  但我也要特別申明:當孩子未成年之前,我從來沒有放棄過做媽媽該有的權威,我也不會全然尊重孩子的意願。因為父母面對的就是一個,在各方面,都還不成熟的「小人」。把孩子管教成一個擁有健全人格的人,是父母的義務。父母的權威,也可以透過「好好跟孩子說道理」的方式發揮出來。

  你準備開始了嗎?父母除了大叫一聲「不」的權力之外,我們可以做的事情還很多。準備接招囉……
後記:

  「我們的爸爸就是這樣。」準備幫媽媽畫插圖的弟弟,文章聽到一半,就自動補充說明了他的處境。

  媽媽只是笑。

  弟弟繼續說:「媽媽,真的,如果你當初沒有設下這條規則,我們就死定了。」

  「爸爸,我們可不可以吃洋芋片?」

  「不行。」

  「為什麼?」

  「因為我是你爸爸。」

  弟弟自導自演地說著像連續劇的對白。

  以下純屬孩子的想像:「你想要頂嘴嗎?你想我賞你兩個左右開弓的巴掌嗎?」

本單元內容出自愛孩子愛自己工作室出版之《管教啊,管教》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