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瀕臨解散到成為總冠軍    

  若要談到籃壇上後段班變成前段班的故事,我想很少有比台啤隊的故事更戲劇性的了。

  二○○三年夏天,全台灣報紙的體育版上,出現了一個斗大的標題:「台啤籃球隊宣布解散!」

  那時候,我正擔任九太科技籃球隊的領隊。看到這則新聞,我第一個感覺是:「怎麼會這樣?」

  ● 搶救台啤大作戰

  台啤從一九六八年成立籃球隊以來,不管是在「公賣青年」、「公賣凱旋」,甚至是後來易名為「公賣金龍」的時代,在甲組籃壇一直享有盛譽。這麼重要的一支球隊卻要走入歷史,怎不教人心痛?

  說實話,當時台啤籃球隊在全國社甲聯賽中戰績卻不彰,都是後段班,甚至連續兩年在社甲的十支球隊中,分獲第九、第十名,使得台啤球隊不得不與乙組的第一、二名打升降賽。

  雖然,台啤籃球隊屢屢化險為夷,沒有被降級,但戰績每下愈況,每場比賽觀眾稀稀落落。籃球隊對企業形象提升沒有助益,在支出與績效不成比例的情況下,在商言商,難怪台啤高層會想把籃球隊解散。

  而那時候,台灣的籃球大環境也不好。CBA中華職籃在一九九九年停賽後,台灣籃壇便跌入谷底,整個氣氛非常低迷。看籃球的球迷都知道,球隊的戰績與球迷的熱情,往往是相互影響的。沒有球迷在旁催鼓球員的情緒,確實很難讓球員在球場上燃起鬥志,打出好球。

  即便如此,我還是相信,台啤籃球隊有存在的價值,要解散實在太可惜了。就算台啤公司不想再養這支球隊,也可以尋找有興趣的企業來承接,繼續經營。

  經過立委段宜康的熱心引薦,我與台灣菸酒公司董事長黃營杉在他的辦公室見面。而那一次的會面,如今回想起來,竟成了台啤籃球隊後來起死回生的轉捩點。

   與黃營杉的兩次關鍵會面

  對黃董見面打了招呼後,一坐下來,我就向他建議:「台啤籃球隊不一定要解散,可以考慮把球隊轉給其他有意成立籃球隊的企業啊!」

  黃董當時似乎沒有注意到我所說的話,他急著解釋說:「我也不想被人家說成是籃球隊的終結者啊!」他用台語說:「但是你想看嘜,每次打完球,隔天報紙都刊出大大的標題,什麼某某隊灌醉台啤,哪一隊又暢飲台啤之類的。董事會看了甘凍ㄟ條?」話匣子一打開,黃董大吐苦水。

  同樣身為企業的負責人,我能夠體會他的無奈,但我從另一個角度向他分析。我說:「台啤籃球隊是一支很有價值的球隊,現在戰績不好,是球隊的經營方式出了問題,只要改變經營方式,這支球隊,絕對有救!」黃董一聽,眼睛為之一亮,他馬上問我:「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這支球隊起死回生?」

  我首先告訴他,台啤籃球隊現在的狀況是,「老球員體力已開始走下坡,但他們卻是比賽的主要戰力,反觀年輕的球員,像林志傑、陳世念、吳志遠,他們年輕、體力好、速度快,上場時間卻很有限。老將競爭力差,新人缺乏磨練的機會,惡性循環之下,球隊怎麼會贏球?」

  聽到我這麼分析,黃董接著問了我許多關於如何提振球隊戰力的問題,我一一把我過去多年組隊、領導、管理的經驗告訴他,我猜,也許財經背景出身的他,一輩子沒有人向他講過這麼多「籃球經」。最後,他問我:「你可不可以幫我提出一份台啤籃球隊改造計畫?」

  我當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離開他的辦公室後,我就想:「黃董會想要一份改造計畫,搞不好這支籃球隊真的有救!」想到球隊有機會起死回生,我的心裡就有點興奮。

  於是我開始積極著手撰寫出一份「台啤籃球隊再造計畫」,十天之後,黃董的秘書打電話給我,我拿著這份「再造計畫」,與他有了第二次會面。

  第二次見面,一樣是在他的辦公室。我開始向他簡報我的「再造計畫」。

  在這份「再造計畫」中,我主要從人事編排、球隊預算、球員補強和訓練方式等方面來說明。在人事編排上,我認為,現有球隊,不管是教練團、球員,都應該更換,因為台啤籃球隊屢戰屢敗,「十年哪!十年這麼長的時間都是差不多的人,面對問題時,他們還是用過去舊的思考模式來訓練、來管理,沒有靈活性的變化,如果他們有辦法改善這種狀況,老早改變了!」講到這裡,我告訴黃董,「要改變這種狀況,釜底抽薪之計,就是來個人事大調整!」

  接著我談起目前的球隊預算。我說:「現有的球員薪資結構並不合理!」我向他分析,「以目前台啤的主力球員來說,大多年齡超過二十七、八歲,台灣菸酒公司把他們掛名在生產單位內,讓他們每個月領薪水,不但影響了生產的績效,而球隊方面,另外以一筆營養津貼的名目,發給他們數萬元,換句話說,這個人一個月就領了兩份薪水,不但主力球員如此,球隊幹部也是如此,但運動員的價值是什麼?是他能不能幫球隊贏球!」我連珠炮似地,一口氣說出我的看法。

  聽到這裡,黃董問了我一個問題,他說:「那你認為這個問題該怎麼處理比較好?」

   「我主張,球員就是球員,他們只要負責打球。當然,既然不是員工,就不能領兩份薪水,以後球員的薪水,全由球隊的預算來支出。」我當場就向他提出我的建議。 他接下來又問了我許多問題,我們約莫討論了兩個小時。最後,他說了一句話:「台啤隊的教練團都是優秀的退休球員轉任,然而好的技術員,未必就能當個好的廠長,好的球員也未必就會是一名好的教練,你的『台啤改造計畫』是很符合現況的改革之策,我也認為要讓這支球隊改變,一定要『改變公務員的經營方式』,如果由你來帶領球隊,我很放心,閻領隊,你願不願意接下這個球隊?」

  雖然我已「猜」到了可能會有這種結果,但是這句話真的從他的嘴巴裡說出來,還是讓我的心臟停頓了一下!

  接下來,他說:「你要怎麼做,全部由你來決定,不用經過我,我把球隊統統交給你,由你全權負責。」

  但是他也強調,台灣菸酒公司現在的情況下,即使球隊進行大改造,他也無法增加球隊的預算,「我只能給你原來的預算。原先的球隊預算是一年九百七十三萬,你只能花這麼多錢,但是這九百七十三萬該怎麼花,要用到哪裡,全部由你來決定!」

  接掌台啤籃球隊,帶領一支「正規軍」,和我過去組個游擊隊,打打甲組聯賽,玩玩乙組籃球,是全然不同的狀況,我當然有興趣一試。就在我的心情還交雜著帶領「正規軍」那種興奮又緊張的情緒當頭,黃董卻說了一句話,讓我的心涼了半截。

  他說:「不過,我給你兩年的時間,在這兩年內,如果球隊還沒有打出好成績,一樣要解散!」

  兩年內要把一支末段班的球隊,帶到前段班,對我而言,絕對是一個大考驗。但是我這個人,天生就是有一種不服輸的性格,所以帶著興奮、緊張,又備感壓力的心情,當著黃董的面,我立下了兩年的「生死狀」!

本單元內容出自早安財經出版之《咱們後段班》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