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阿公的收藏品,就是為了幫它們找一個家,所以才整修了這個地方,也就是現在看到的文物館。」李天祿的孫子李俊寬一邊說著,一邊為我們打開了文物館的燈。 平日想來參觀李天祿布袋戲文物館,除非預約,否則可能會撲空,假日則開放參觀,有專人導覽,有時也有布袋戲前後場的教學與實際操演活動。文物館目前由財團法人李天祿布袋戲文教基金會負責經營,由2戶3層樓住家改裝而成,於1996年開館,結合傳統戲曲與文化休閒,一方面為傳統布袋戲聚集更多愛好者,一方面繼續李天祿畢生致力推廣的布袋戲文化。

  李天祿在晚年時才搬到位於台北縣三芝鄉的芝柏山莊,因為蒐集的戲偶實在太多了,原本只是想找個地方放戲偶,卻在因緣巧合之中,與文物館的前屋主認識,遂將位於住宅對面的2間屋子買下,做為戲偶的棲身之所。文物館內的戲偶展示架由李天祿的兒子李傳燦親手釘製,雖然整個館內並非由專業的設計公司進行展示規畫,但是卻因為對布袋戲的執著與投入,成就了對一代宗師李天祿的懷念,也流露出後代子弟對於布袋戲的深厚情感。 8歲時即學習布袋戲的李天祿,14歲時擔任「頭手」(即主演),22歲創立「亦宛然掌中劇團」,憑藉十指打出天下,一直到1978年宣布「亦宛然」封箱不再進行職業表演,之後的20年歲月,開始從事布袋戲教學與推廣,希望能達到文化薪傳的目標。1996年為使傳承工作更加順利進行,在台北縣三芝鄉成立了「李天祿布袋戲文物館」,並於1997年發起成立「財團法人李天祿布袋戲文教基金會」。

  ■成立緣由

   走進文物館內,會先看到廳內供奉西秦王爺與田都元帥,這是掌中戲界普遍奉祀的二位祖師爺。傳說有鬍子造型的西秦王爺就是唐明皇,他創設梨園,提倡戲劇表演,因此成為戲劇界的祖師爺。而造型年輕,在嘴邊或額頭上有蟹形標記的田都元帥則是唐明皇的樂官雷海青,他小時候被遺棄在田裡,靠著毛蟹吐泡沫才活了下來。後來演戲的人慣例不吃毛蟹,就是為了感念毛蟹解救祖師爺的恩情。據說以前台北有「王爺會」的組織,每年按例擲,擲中者就將王爺迎回奉祀。文物館在成立之時,王爺會即決定將王爺迎來這裡,長久奉祀,不再遷移。在西秦王爺與田都元帥神位旁的牆上,掛有先賢祿位的畫軸,其中寫著王爺會先賢近400位的名諱,據李天祿說,他知道的人物,也只有三分之一而已。

  文物館的陳設很簡單,戲偶與戲台雖只是靜態的展示文物,然而當示範教學、戲偶DIY活動、布袋戲表演一開始,小小的文物館頓時就熱鬧了起來,尤其後場的樂聲一起,像極了舊時觀賞布袋戲的場景,一家老少拿著板凳爭相在戲台前等待今天的一場好戲,然後心情隨著台上的劇情波動,直到結束。 因為重點在傳承布袋戲文化,所以布袋戲文物館其實只是一處基地,從這裡散播推廣不同的布袋戲,從木偶體驗區、後場樂器體驗區、傀儡戲偶體驗區、DIY製作區及電腦遊戲區等,以多元的方式帶領遊客進入布袋戲的世界,達到推廣的目標。

  文物館內,除了可以看到李天祿一生蒐集的戲偶之外,還有一座跟隨李天祿演出的彩樓,以及其他布袋戲相關的文物。其中不乏百年以上歷史的戲偶,是非常珍貴的文化資產。 1974年,李天祿收了三位法國學生,分別是班任旅、尹曉菁、陸佩玉,他們跟隨李天祿學了4年的掌中戲,1978年回到法國時組織了「小宛然」劇團。文物館內還展示了以法國人物為主的戲偶,包括臉型、表情、服裝等,洋味十足,不禁讓人覺得布袋戲可以漂洋過海遠赴歐洲再發揚光大,著實令人感動。1984年,李天祿的兩個兒子陳錫煌、李傳燦、徒弟林金鍊、後場師傅劉金松,開始到台北縣板橋國小教授古典掌中戲,真正點燃傳承的薪火。1988年,台北市平等國小也成立「巧宛然」掌中劇團。1987年,李天祿應聘到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教學,擔任掌中戲講師,正式將此項傳統戲劇導入教育體系。

  1998年,李天祿逝世,享年88歲。如今,我們仍看到以文物館為中心的布袋戲推廣工作持續進行中,對於不熟悉布袋戲的人來說,文物館展示的,或許只是一尊尊造型美麗、俏皮、古典的戲偶,然而曾經經歷過那個電視尚未出現、尚未普及的年代的人們,這裡無疑地代表著無數珍貴的回憶。只是民間藝術在台灣的生存仍是問題,更多的參與和支持,才有可能讓珍貴的文化不在歷史上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