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生的人權
理解特質不歧視 消除聽障生學習挫敗(106年10月20日)
  文/莫素娟(中華民國聲暉聯合會榮譽理事長)
   日前北部一所國小的科任教師在二年級某班上課時,懷疑班上的聽覺障礙生「只要(教師)站得夠近,(聽障生)就能聽到(教師講課的聲音)」,因此拒絕配合使用有FM無線調頻系統發射器的麥克風,還要求聽障生在全班面前拔除助聽器,甚至和趕來阻止的導師起衝突,引起各界批評。
 我長年為聽障族群服務,聽聞這件事,深感憂心與遺憾,因為這件事顯示出,這名科任教師不了解聽障生的學習特質與需求,不清楚助聽輔具對聽障生的重要,更缺乏同理心,聽障生所處的情境極為不平等,無法落實公平受教權,亟需改善。

理解語音過程複雜 聽到不代表聽懂

 隨著特殊教育回歸主流,融合教育的思潮也日漸受到大眾支持;助聽輔具日新月異,與新生兒聽力篩檢政策,使越來越多的聽障幼兒能被及早發現,戴上助聽器或植入人工電子耳,接受早期療育的聽能、語言及認知、溝通訓練,得以學習「聽」與「說」。
 聽障者終其一生,都在練習把每一個聽到的聲音學到「聽懂」為止。這種情況,可用「學外語」為例說明:一般人能夠聽到旁人說外語,如果沒有學過這種語言,或者學習不夠精熟,都只能是「聽到」,而不見得能「聽懂」。
 那名科任教師自以為聽障生能聽到,甚至逼迫聽障生拔下助聽器,還拒絕戴FM無線調頻系統,這些行為,不僅簡化聽障生理解語音的複雜與困難程度,更會使聽障生對學習產生不安與挫敗。

助聽輔具功能有限 須受訓才可溝通

 有些人會將助聽輔具類比為眼鏡,認為視力欠佳者戴上眼鏡後,視野清楚明晰。因此,聽障生戴上助聽輔具,就能聽得清楚,這其實是錯誤觀念。
 眼睛適應鏡片是一個直覺過程,並不需要專業教師指導或另行訓練,但聽障生戴上助聽輔具,聽到聲音後,還必須接受一連串的語言、認知治療,以學習不同音頻所傳遞的訊息。聽障生要「聽懂」聲音代表的意義,仍須經過長期的聽能或語言訓練,才能開啟與外界溝通的門窗。

提升知能善用輔具 消除偏見與誤解

 在上述這起事件中,班導師能同理聽障生對助聽輔具的需求,並維護他的受教權,值得肯定。
 我長期與各學校資源教室交流,發現教師對聽障生的溝通策略或聽覺輔具知能略顯缺乏,有的教師對於助聽器、人工電子耳和調頻系統等助聽輔具的特質或差異不甚了解,因而在溝通上容易對聽障生產生誤解。
 教育當局應提供教師助聽輔具資訊,辦理相關研習或個案研討,提升教師知能,並將它妥善應用於聽障實務教育現場,以滿足聽障生學習需求,維護學生聽與學習的權利。
 為協助聽障生適應校園學習,學校與資源教室,應主動為聽障生向縣市政府提出需求,請購教具,或由各科任課教師自製,還應以團隊合作方式,為聽障生訂定個別化教育計畫,並協助各任課教師採取適當、有效的教學策略,與實施多元評量,並且指導普通生和聽障生正確的相處之道,例如,利用肢體語言或筆談,不要輕易放棄溝通,才不會傷害聽障生的自尊心。
 在校園裡充分參與學習,是所有學生都平等擁有的權利,改善身心障礙學生的學習環境,則是應持續努力的目標。期許透過理解、溝通與交流,使教師與聽障生建立對話與同理關係,避免再有類似新聞事件發生。


助聽輔具小知識

 助聽器簡單來說,像是一個小型擴音器,把原本聽不到的聲音擴大,再利用聽障生的殘餘聽力,使聲音能送到大腦聽覺中樞,進而感覺到聲音;FM無線調頻系統則像廣播電臺,教師只須佩帶發射器,發射器上的麥克風能直接收音,傳送到聽障生助聽器上的接受器,即使在有多重噪音的環境下,聽障生也能清楚接收教師的聲音。.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