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優教育
親師生多管道介入 資優生不中輟(106年7月14日)
  文/蕭偉智(國中特教教師)
   小祐(化名)哭著向我解釋他為什麼不想上學:「我也不想逃避現實!每一次作業沒寫或作品沒完成,我只要一想到老師的表情和他即將要對我說的話,就出不了門。我覺得,躲在家裡幾天後,大家應該會忘記……」
 小祐是潛伏型與中輟型混合的資優生,他有缺乏安全感、自我困惑、自我防衛強烈、尋求歸屬感強烈等內在情感特質,外顯行為特徵則是成就平平、不願接受挑戰、常被認為偷懶、自我應驗預言等。以下說明成功輔導這樣特殊個案的介入方法。

親師專業合作 分析問題行為
 有一天,小祐沒領學習單就離開學校,我和他聯絡上,約好到他家樓下,把學習單交給他,但我仍在他家樓下苦等一個多小時。等待期間,撥打小祐家裡電話和他的手機都沒人接應;詢問小祐原班導師與資優導師,發現小祐逃避、說謊、未寫或未交作業的情形在各科都會發生,起初提醒可改善,但問題行為頻率漸高,甚至導致逃避上學。
 我因此召開資優輔導會議。會中,小祐的父母表示,小祐的問題行為從國小中年級持續至今,聯絡簿常被寫滿「罪狀」,每回與他溝通,鮮少有改善效果。
 小祐的問題行為顯然並非由資優身分導致,他讀國小時就出現學習適應困難,國中被鑑定為資賦優異學生後,他人的高期待,加劇了這個問題。

◎問題行為來自親師生三方
 分析原因有三點:一、教師及家長的負面語言,使小祐對自己越來越沒有信心,衍生出自我應驗預言行為模式─考試或繳交作業前,先羅列外在因素,預期自己將表現不好。二、父母因忙於工作而較少陪伴,且教養要求不一致。小祐在家作息易不正常,因此未建立學習習慣。三、小祐先天特質偏向享樂,總先選擇娛樂,而將責任拋諸腦後,內心卻極度期盼受到他人肯定。
 我們擬定親師生多管道的兩年介入計畫。
◎多管道多層次介入,具體促進正向適應
 首先,家長及教師的教育態度必須一致。先介入小祐比較擅長的數理科,讓他有成就感與歸屬感。安排教師協同資優數學課,並診斷小祐不寫作業是「不能」,還是「不為」,結果發現小祐的數理理解力很好,但不知如何書寫,或無法坐著超過二十分鐘(並非過動)。
 針對前述問題,初期介入方案,是讓小祐放學後留在辦公室,由我指導他寫作業,並留下比較簡單的習題讓他回家完成,我再聯絡小祐的父母,請他們務必協助檢核。第二天,小祐交作業後,教師立即稱讚他,增加正向互動經驗;隨後,我逐漸縮減將小祐留校的次數。
 接著,關於非數理科目,商請任課教師提前告訴小祐繳交作業時間與規定,並且協助他把工作分解成幾個小步驟,讓他能逐漸達成要求。任課教師還可定期與原班導師追蹤小祐在普通班的表現。
 第三,訓練小祐問題解決能力。當小祐出現問題行為,我協助他演練與教師的對話,鼓勵他表達負責任的態度及提出解決方案。我事前與任課教師達成共識,請他給小祐合理的管教,並提供他補救的機會。此外,事後,我與小祐討論,釐清真實情境和想像情境的差異。
 第四,提供親職教育。協助小祐的父母訂立小祐的睡眠時間、使用電子產品的規則與確實遵守後的獎勵;再邀他們參與學校活動,並輪值九年級晚自習,讓小祐覺察到父母關心他的學業。

多次嘗試修正 問題行為漸減
 前述介入方案無法瞬間奏效。透過一次次的嘗試與修正,最終降低了小祐的問題行為,且增加適應行為,他的學業成就和人際關係也日漸改善。
 國中教育會考成績公布後,我接到小祐打來的電話,他告訴我:「我五科都獲得A++,謝謝老師從沒放棄我!」我對他說:「升上高中後,你可能不會再被冠上『資優生』的稱號,但你永遠是我的驕傲!」目前追蹤小祐的高中生活,他穩定就學,找到運動舞臺,有自信心,更重要的是遇到困難會求助他人,並懂得關心別人。.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