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視學障差異 補給教學資源(二之一)(102年6月21日)
  ●性別平等教育
文/黃奕偉
    在特殊教育領域,當我們想到「性別平等教育的議題」時,很容易注意到智能障礙及聽覺障礙學生的需求;在搜尋資料時,也總是看到許多針對智能障礙者或聽障者所設計的教材。相形之下,其他障礙類別的孩子似乎較不受重視。

  以過去擔任輔導行政工作的經驗為例,在我處理過的性別平等事件中,關係人為智能障礙生的有一件,情障生有一件,語障生有一件,學障生有兩件。雖然這只是單一學校、非正式的統計,但似乎顯示:學障生對性別平等教育的需求,不亞於其他的特教生。

學障生人數多資源少

  在討論學習障礙者的問題時,我們通常會先注意:

•學習障礙是校園內出現比率次高的特教生。(僅次於智能障礙)

•學習障礙是隱性障礙,從外觀無法辨別。

•被泛稱為學習障礙的這一群孩子,他們的個別差異非常大。

  然而,探討「學習障礙者的性別平等教育」議題時,卻發現少有針對他們設計的性別平等相關教學或學習資源。「人數多,資源少」的落差,可能是因為學障者隱性障礙的特質,我們較難從外表注意到他們的障礙;即使注意到了,又因個別差異大,教育方式分歧,而造成難以歸納成普遍適用的教育原則。因此,以下提出單一個案的觀察紀錄,供師長做轉化運用的參考。

個案故事

  小庭(化名)是非常乖巧、懂事的學生。她是班上的學藝股長,常負責布置教室,參加海報、繪畫比賽。在國一時,她被鑑定為「學習障礙」,鑑輔會認為她在「閱讀」和「數學」方面有明顯的學習困難;因為這樣,她來到資源班,接受特教服務。

  一段時間後,老師觀察到小庭上課時常精神不濟。詢問後,才知道:她晚上花了不少時間玩線上遊戲、上網交友,常以「老公」、「老婆」、「寶貝」等暱稱不同的網友。另外,小庭「臉書」呈現的感情狀態經常改變;一下子是「穩定交往中」,一下子是「結婚」。以小庭在網路上複雜的人際交往,比對她缺乏好友的真實生活,使人擔心她是否誤以為稍稍與對方熟稔,就可以親密互動。

  某週六晚上,大約十點,資源班學生的家長來電說,孩子和小庭一起外出,但遲遲未歸,孩子的手機又打不通,問我能否聯絡小庭。打給幾個學生後,才知道小庭帶著那個同學到中部跟網友見面。繼續追蹤得知:因為沒錢坐火車回家,小庭打電話跟爸媽求救,於是爸爸開車去接回兩人。

  後來,小庭當然被導師和輔導室教師關切了一番。小庭對我說:「老師,你說的我都做到了。我沒有單獨跟網友見面,我們在公開場所碰面。吃完餐點後,我就離開了,很安全。」她確實遵守了自我保護原則,但似乎不足,於是我再對她補充「須告知家長」、「適當管理時間」兩條但書。

  不久,學生告訴我,小庭有交往的對象,兩人常在校園角落摟摟抱抱。導師和輔導室教師分別提醒他性侵害防治法的規範,我則注意到小庭的心情有些低落。

  一天,小庭偷偷問我:「老師,我怎麼知道對方是不是真心的?」把握這個機會,我讓她了解交往須循序漸進,要從當一般的朋友開始,雙方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與認識後,再考慮是否適合交往。

學障生的性平教育須涵蓋更廣

  從上述片段可以清楚看到:學障生的性別平等教育,必須涵蓋更廣的層面;因為他們的智力正常,有充分的自主能力,遭遇的問題與同儕沒有兩樣。一般以書面資料、口頭講述為主的教育方式,對他們效果有限。而行政單位規定每學期四小時的性別平等教育課程,雖以播放影片、實作方式進行,但畢竟教學時間、資源有限,講員很難照顧到學障生的特殊需求,再加上大團體教學的環境干擾多,效果往往不彰。

  在小庭的個案中,我們觀察到:「符號處理的困難」可能使她在書面文字和口頭語言的表達不夠清楚,容易造成溝通誤會,也影響到人際關係。也因為現實生活中社會互動受挫,小庭轉而尋求網路上的人際支持,當作心理補償。而進行網路聊天時,她以不完整的表達和理解跟網友互動,很可能造成更難以預料的安全問題。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