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藝術×生活
綠紅黃褐輪替 看四季為大地著色(107年3月7日)∵∴∵∴

文/黃光男(畫家,前臺灣藝術大學校長)

 大自然提供了豐富的色彩。色彩不僅帶來直接的視覺衝擊,也帶給人不同的心境聯想。就像「萬綠叢中一點紅」或是「青天飄白雲」,這兩句話看似形容色彩之美,但也可以用來比喻人間的美滿幸福。
 「色彩」,來自色光的反射,也受觀賞者心境的影響。兒時在農家長大,開門見山,只見一片藍紫色,且有山嵐白雲飄蕩,加上隨季節不同,時而茂密,時而稀疏的樹林。
 偶見春花初綻,雖未見鮮麗的紅花,但也知道大地真的甦醒了;再就近欣賞百草新卉,所染上的新披彩影,加上新年剛過,一股欣欣向榮的氣氛直照眼前。這種「草色伴溝渠,鮮花傳香遠」的景象,沁人心脾。

新春百草滋長
細看草綠層次變化

 四季如春的臺灣,自然景色變化不若寒帶地區明顯,但季節變換時,仍有不同的色彩對比,提供不同的欣賞經驗。
 春天,「萬象皆草色,水綠漾春情」;炎熱的夏天則能看到「薰風染紅花,玫瑰伴薔薇」的美景,遠山黛青入眼,一行白鷺上青天的色澤,映入水波中,出現環環深淺不一的色相,段段晃漾。
 此情此景中,可以發現成長能量強勁的新芽,感受旺盛的生命力,由鮮綠、草綠與青綠,再而成為藍黛鑲金的植物色彩,也帶給人稚嫩、成長、茁壯和豐實的不同感受。
 在盛夏,大葉蓮花花蕾搖曳,吹拂出幾許涼意,再靜待風吹葉翻,或可看見等候捕魚的翠鳥佇立在蓮蓬頭旁,植物的動態與動物的靜態奇妙的相應和,呈現既豔而雅的色彩造境。
 如果湖畔幾枝紅蓼探頭,再配上水中魚群游動的波紋漣漪,色彩轉為鮮活頑皮的調性,真正是「水噹噹」的美景,眼光放遠,看見蓮花田田萬傾波,這景象已不只是單純恬靜的田園美,更可以感受盎然湧動的奇妙生趣。

盛夏花朵怒放
強勁色彩寓含離意

 在夏天怒放的特種紅花,有仙丹花、繡球花與玫瑰花……看它們抽新葉、出花蕾後,綿延一片紅,長夏寄庭園,飽滿變化的紅色,令我想起「玫瑰花」代表的愛情,既象徵兩情相悅的幸福,也在婚禮中標舉愛的真諦。 
 夏季還有一種紅似火的鳳凰花,高高掛在如千羽織成的綠葉中,那火紅與豔綠,散發出強勁色調對比,使人的平靜心懷激發出一股熱力,如果再仔細聯想,可以發現鳳凰花開,總在畢業時刻,〈驪歌〉初唱的當兒,令人興起無限感懷,它因此成了離別的色彩,又成了作文造境時使用的象徵。

深秋黃花含笑
色暖氣和豐富飽滿

 等到臺灣秋色含笑,不論是戶外綻放的野菊花或室內栽植的大理花,除了「黃色待秋霜」的沉靜詩意外,傲骨猶存的野菊,更被文人形容為「此花開完便無花」的貞烈,或「猶有黃花晚節香」的氣節。
 色調低沉,卻風情萬種,既不以豔麗美色示人,更以「荒草遍地花猶在」的蕭索狀,呈現與夏花繁茂的不同風格,其色漸衰、其性仍和,在一片淨水潔田的平野上,襯托夜鷺歸巢,成就色調互補的清明感受。

寒冬色晦彩輕
提供心靈休憩空間

 寶島地形形勢多變,冬季賞楓看天之餘,還有滿眼的候鳥來此暫留,剎那間色彩可能無限變化,就算「風雨夜來花滿地」的時機不多,但深冬靜待百雀飛舞、吱吱喳喳、遁入枯黃菅芒花,加上小徑幽深,十里河岸引詩情,此時就得吟「夕陽伴蘆草,殘影獨自移」了。色晦彩輕的大地,提供心靈休憩的空間,正是「色即空、空即色」的補色原理,也可以說是大地顯示的自在色相。
 不同的色彩,也代表不同年齡層的生命色調,四季彩相也能反映人生不同滋味,且欣賞追求各階段的不同本色。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