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藝術×生活
臨海聽濤聲遠近 遠眺辨色彩深淺(107年1月10日)∵∴∵∴

文/黃光男(畫家,前臺灣藝術大學校長)

 都市生活熱鬧有餘,寧靜難求。然而,日子久了,城區的喧譁,成為生活的必然和心理的必須,竟忘了郊外的綠草白雲、小鳥鳴嚶,以及海天一色的舒坦。
 因為在宜蘭的個人畫展,多了幾次北海岸的往返,望遠看見漫無界線的遙遠天邊,水浪花影奔躍於前,讓人感受到海闊天空的心境。

凝神細看
分辨點線變化

 仔細觀察,沙岸有岩堤,堤前石礫水花間,幾隻海鷗戲水,又見鳥群飛翔,牠們自在的飛航,竟自然而然的形成秩序井然的直線隊影,正好與圓弧形的海岸線,交織成半圓形的圖案。
 視角往上移動,白雲緩緩移位,遮住了太陽光點,海水波濤之間,有了忽藍忽靛的影子,一點一點串聯起了四方連續的圖影,既在沙灘前擴散,也在我心頭迴盪。

靜心聽浪
聲調層次豐富

 山水畫宗師傅狷夫曾說,看臺灣海浪,便知這是個堅強的海島。除了山高水長的壯麗外,海濤成調,轟轟然朝氣蓬勃,既能喻其心志,又能調適世情。縱使筆歌星舞,隨性點染,也能表現坐山觀海的靈性美感。
 親近自然景象,無論何人都能體會「登高山則情滿於山,入瀛海則情溢於海」的情趣,只是久住都市,處處泥牆遮眼,甚有霓虹閃閃,使人目眩眼花,拙於欣賞造物神妙。而今得此機會,於東北角海濱駐腳,真覺得天籟傳情,不知是海水鳴聲幽遠,還是我聯想太過?
 再靠近防波堤一些,堤前似有一股魔力在推演,使海水成波、成浪,當推高又下降的浪花四濺,傳出忽大忽小的音律,但不知自然成調的濤聲,是否也經過岩石調音?
 好似貝多芬創作的磅礡曲音,又或似大胡琴嗚咽的回音;拍濤近岸再衝力一揚,穩固石岩迎接浪花衝擊。一波波後浪推前浪,破碎成白點入蒼茫,恰似傅狷夫的筆痕。

海為畫布
設想造物布局

 瞇眼細察,水面浮現的鷗影,究竟是從哪兒開始的?若以海面為畫布,鳥群伴漁舟,水浪聚白雲,再加點深藍、淺藍的色調,結合退浪後的赭石擺設,好個宜蘭大畫家藍蔭鼎的龜山島鄉情;那一片沙灘連綿水鏡的氤氳一色,豈不就似國寶畫家王攀元的歸鄉望遠……
 有些景色是畫不出來的,有些閒適的心情是寫不出來的,但到海邊,看到激浪衝岸,有「天地必得其性」的啟示作用;遠景水氣成雲,得有彩光映照,必是豔陽在後。這種既含茫然天際的雲影,又是巨波匯聚成浪的現場,陽剛在前,婉約在後,不正是陰陽調和與表現詩詞之美的豐富地景嗎?

親近自然
培養恢宏氣度

 臺灣四周臨海,海景壯麗,山翠水深,正是「即景明而彫彩,亦日照而鮮明。」島上居家往來的歲月,都蘊含著美妙靈氣,有識者早有「見其精華而棄其糟粕」的信念,必能體悟、欣賞錦繡天地,也能喚起優遊的美感情致。
 海納百川,水聚財旺,是心靈的寄望,也是生命的真實。海的美麗,海的啟示,何止於清新遠流,或是廣闊無限?最重要的是,常親近大海,能成就我們「耳目寬則天地窄,爭務短則日月長」的人生情懷。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