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商借教師衝擊校園
補足人力資源 長期推動行政事務 (106年12月3日)∵∴∵∴

陳彥}/教師(新北市) 

 歲末年終之際,又到了立法院一年一度審查預算的季節。細讀新聞,發現立委諸公因注意到商借教師不妥而凍結預算,但是否有決策者能了解公務體系中人力拮据的情況?
 會注意到這個問題,是因為我曾經有一年,被商借到教育行政相關單位。基層教師進入教育行政機關工作,實在是畢生難忘的經驗與衝擊。
 本來,我也同大部分人一樣,認為公職泰半是只求安逸、準時下班的「爽缺」;直到親身回覆過那一封封申訴信件,追過一份又一份永遠時效緊急的「最速件」,還有一場又一場繁瑣複雜的工作會議……現在的我,對於教育行政的看法已完全改觀。
 我當時服務的單位,需負責眾多學校相關事務,小小的辦公室裡,包含科長、正式科員、約聘僱人員,以及商借教師共二十五名成員,得要扛起所有的相關事務。
 不論是自然領域、社會領域、或是相關活動,在教育行政機關,都必須有專責人員處理;大部分時候,專責人員同時要身兼不同的計畫,與承辦單位一同推動教師專業發展、課程研發、精進評量……更重要的是,待辦事項裡永遠有「原本不屬於自己的業務」,因為人手總是不足。
 身為「閱讀推廣」的承辦人,我同時要與許多個團隊研議、推動閱讀計畫,還要辦理新生閱讀贈書、閱讀磐石獎、審查改善圖書館補助、圖書補助……寫來不到幾行字,做來卻是每天滿滿的工作,讓人身心俱疲。
 但比起長官的公務繁重,我的心力付出顯得微不足道。打開長官行事曆,要登記開會及活動時間,通常得要連翻好幾週,才能勉強抓到空檔;上班時間,長官不是開會研商教育可能實行方案,就是四處奔波,參加活動,推廣有益作法;就連假日,都花費許多時間,了解各級學校的需要。他們何時批閱公文?當然就只能利用下班時間,學者、教師開完會回家後,他們就趕回辦公室,面對案頭的公文山。辦公室夥伴下班後,他們挑燈批公文的夜戰才正開始,為教育奉獻的精神令人感佩。
 處理國家教育根本大業的辦公室中,正式人員不足,大多數工作只能仰賴約聘僱人員或商借教師完成,並不是適當作法。盼能安排足夠的人力,讓穩定用心的教育夥伴,持續推動國家大業。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