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藝術×生活
親近水岸 體會大自然律動感(106年11月22日)∵∴∵∴

文/黃光男(畫家,前臺灣藝術大學校長)

 我自小在大貝湖畔長大,對於「水」有特別的感情,大貝湖就是今天的澄清湖;不管是生活用水,灌溉用水,都來自這汪湖水,就算是山頭的地瓜、苧麻和花豆,也是靠挑上去的湖水滋養。
 待入冬之後,水位降低,可種一期稻,站在田中,看著稻禾成長,出穗收成,富足之感滿溢心頭。湖水可說是農家依賴的謀生源頭,所以我們愛水,也敬水神,在「水淨水清漾喜訊,波短波長庇人間」的場域中怡然生活。

水中嬉鬧
童年記憶增色

 在水中求生的景象,也是最鮮明的童年記憶。小男生沒有不愛游泳的,就算沒人教,也能以狗爬式在水裡翻滾戲水。
 當然我也知道「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在水裡是有風險有意外的,所以大人不讓我們單獨去玩水的教訓,我也從來不敢忘記。但夏日炎炎,無處可避暑。躲到漲水的荷塘邊,一則有蓮子可吃,二則荷葉田田正好玩捉迷藏。
 水上運動,可說是鄉下孩子農閒之時的體育課,讓我們在遊戲中,鍛鍊游泳的本領。
 比遊玩更有趣的水中經驗,就是抓魚或拾貝。當時年紀小,抓魚力氣不夠,又怕水深無底,雖然會游泳,但潛水捕魚機會不多,只好在岸上觀察,久了便有心得。

與魚鬥智
學習使用工具

 西北雨過後,當渠溝中的水勁道十足往下衝時,便會有許多鯽鯉逆水跳躍向上,此時,只要將斗笠向前接住魚兒,再使力向後拋向草地,如此竟然也能魚簍滿滿。
 長成後,每遇下雨我就想起這件事,真希望還有機會,可以重溫「遇水則發」的快樂經驗。
 大水溝也是我和兒時同伴喜歡的抓魚場所。通常在田地灌水滿畦之後,水勢平順,我和同伴便站在水溝兩端,各自抓著魚簍,讓魚游進簍內;或以蚯蚓為餌,置於簍上,引誘鱔魚或泥鰍入內。這項工作雖然費力,卻也記憶猶新,是童年特別的興味。
 不論是從深井汲水,或天降甘霖,水都是人們賴以生存的寶貝,所以人類自古即逐水草而居,「一湖雲煙水為真,舉家艱難看天雨」,就清楚說明水是不可或缺的生活物資。

溫柔水波
點綴山色變化

 除了水的現實用處外,我更愛觀望水色。因為水實在太美了,自然萬物中,水的體態最為輕盈多姿,與山巖硬石的雄健之美,正是相對比較。
 甚至,山林會因水流而生動,宋朝畫家郭熙說:「山以水為血脈,以草木為毛髮,以煙雲為神彩,故山得水而活,得草而華。」水總是激起人的種種柔情,連其中的鳥禽,都令人興起如「湖水煙嵐飛白鷺,漣漪波紋羨鴛鴦」的感嘆。

觀望河景
陶養溫厚情感

 前幾日陽明山之行,令人感傷。過去山腰水流淙淙,還有硫磺味,夾雜在清晰的晨光中,頗有使人肌膚張馳的感受;但如今,山林靜然,石礫填溝,滴水不進;這才發覺,過去山泉雖微細,但能啟動山谷成風櫃,使曲徑道幽;而今餘水消散,水池乾涸,實在少了靈動意趣。
 水態怡人,若得湖光於山色間,晨曦紫紅耀眼,夕陽赭紅映照;或在平原上,得看雨後虹光的七彩變異,豈不美哉!
 我一直嚮往唐朝詩人杜甫「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的境界。若人人心中常存大河之水匯流入海的美景,相信世間必定不缺溫柔之美,也不乏壯闊之情。

圖說:
1宜蘭安農溪岸秋冬落羽松變紅,蘆葦迎風搖曳。
 攝影/陳壁銘
2高雄澄清湖昔稱大貝湖,藏有許多高雄鄉親的回憶。
 攝影/陳景清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