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文白教材之我見我思
未讀古典文言文 何來流行菊花臺(106年9月17日)∵∴∵∴

鍾邦友/助理教授(高雄市)

 高中課綱文白比率的爭論,在國文課綱審議大會落幕後暫歇,大會決議文言文比率維持在領綱研修小組原擬的百分之四十五到五十五之間。
 支持白話文占多數者,擔心難度高的文言文比率過多,易造成學生排斥,也有人提出城鄉學習力差距的問題;但教材本身的價值及學習目標才是最重要的考量,配合教材難易度,教法應適時調整,就像很多學理工的人覺得微積分很難,仍不能刪除微積分,是相同的道理。
 倘若以「學生學習零壓力」作為教學目標,卻無法確保學生擁有升學進修或求職的競爭力,反而戕害了他們。
 有人認為,文言文並非現代人的溝通語言,因此判定文言文不重要,這也值得討論。時下流行歌曲中,便有不少使用文言文的佳作,文意俱佳,值得細細推敲;詞曲創作者方文山的作品,就多次在兩岸重要考試中入題。
 歌手周杰倫膾炙人口的〈菊花臺〉,歌詞「北風亂,夜未央」,其中的「夜未央」便引自《詩經.小雅》,如果寫成白話「夜晚仍未到盡頭」,豈不太過直白,少了含蓄美?
 歌手蕭敬騰的〈白蛇傳〉,引用越劇中的「西湖山水還依舊,憔悴難對滿眼秋」;五月天阿信的〈入陣曲〉,也有「蘭陵撩亂茫,天地離人忘;無畏孤塚葬,只怕蒼生殤。」這些瑰麗辭藻為歌詞增色不少,倘若沒有一定程度的古文訓練,如何琅琅上口,風靡人心?
 目前主張文言文比率降低的臺文學者,本身也受過扎實的文言文訓練,才能在目前文壇占一席之地;而網路推荐的蔣渭水〈送王君入監獄序〉乃仿唐朝韓愈的〈送李愿歸盤谷序〉所作,文采不如原作,如需取捨,當然以後者為佳,就像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的微笑〉勝過千千萬萬的摹本。
 高中國文教材,關係一國國民文學素養。千萬不可為了政治意識形態的意氣之爭,賠上下一代的文學實力。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