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焦點話題
文白教材之我見我思
古人文章態度 表現生命高度(106年9月10日)∵∴∵∴

鍾敏蓉/教師(臺中市)

 以國中國文教師的立場來說,一本又一本薄薄的國文課本,所要教給學生的,絕不是考題與分數。而是希望學生讀了精采的作品,就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望見滿天繁星,再為自己的創作增添光芒。
 國中課文中劉禹錫的〈陋室銘〉就是承先啟後的最佳範例。劉禹錫曾因參加當時的政治革新運動,得罪當朝權貴,被貶至安徽和州當通判,他在被貶謫流放時,作了〈陋室銘〉,說自己雖然住在陋室之中,但若品德能似花香般的馨香遠播,陋室就「不陋」了,這也是孔子自謂「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重操守輕物質的精神再現。
 〈陋室銘〉短短八十一個字,就把孔子所說的道理,賦予了藝術化的表現。因此,學生在這課,不只是學會了「銘」這種文體,還認識了至聖先師,學了新態度。
 臺灣之父蔣渭水的〈牢舍銘〉,即是以〈陋室銘〉為本,仿寫而成。當時蔣渭水先生等人被以違反《治安警察法》罪名入獄,繫獄時留下仿古文的作品,展現了蔣先生深厚的古典文學素養。
 教師在進行範文仿寫寫作教學時,可以將〈牢舍銘〉當作範例講解,助學生透過文學賞析,看見在人生困境中如何捍衛自我尊嚴,這也是情意教學的重點。
 學生小小年紀,當然不必立志成為聖賢,但是中國經典人物的大度從容,卻是我們應該傳遞的文化價值。我們一起努力,透過教育傳承,讓經典永留後世。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