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學習共同體 關照共好的未來社會(106年4月12日)∵∴∵∴

文/方志華(臺北市立大學學習與媒材設計學系教授)

社會結構反轉 終身學習面對未來
 進入二十一世紀至今,臺灣課程改革進入兩個波段。第一個波段,以九年一貫課程為主。中小學從過去全國統一課程標準的教學,改變為一綱多本,以在地校本課程為核心,進行多元的活動式課程。
 第二個波段,是即將進入十二年國教的當前,各種以學生為中心的翻轉教學應運而生。日本教育家佐藤學教授所倡導的學習共同體,也因此受到教育界重視。
 不但有縣市教育局處鼓勵中小學推動,甚至《十二年國教課綱總綱實施要點》中也規定每位校長和教師每年要公開授課一次,這正是學習共同體思維的影響。
 學習共同體是一個環環相扣的系統,它既要提升學生的學習力,也要求教師培養專業素養,要從「講述教學者」,變成「學習的專家」。
 根據之前日本許多研究顯示,共同體上路後,半年內可提升學生學習意願;兩年後可增強學習表現;然而要讓教師專業社群、班級學生協同學習並交流,本身就是挑戰。
學習共同體新挑戰
 佐藤學教授去年年底在臺北市大安國小的演講中曾提及,過去的社會結構類似金字塔,學校培養出少數的精英,大量的人力在社會基層工作。然而,未來學生面對的是科技化世界,社會變成類似倒金字塔形結構,基層很多工作會被機器或機器人取代。學生要學習的,是「面對未知仍能勇於學習的終身學習素養」,這也是不可剝奪的學習權,讓學生在面對未來社會時,不被社會所淘汰或邊緣化。
 上述的倒金字塔結構,不僅反映在社會上,也同樣反映在我們的學校課堂中。每個班級中,總會有學習弱勢的學生,日本有「在學習中逃走的孩子」,臺灣有「教室中的客人」,如何能照顧到這些學生的需求,也正是十二年國教中的「共好」精神。
教師搭建共好鷹架
 在以課堂研究為主的教師專業學習中,即使教師每年參加佐藤學理想中的「校內三十場公開觀課」,也無法得到系統的教學專業知能。
 但是,觀課的重點,在參與公開觀課和議課的過程中,教師能回饋自己的備課和班級經營,並指明學生在協同學習中展現的個別潛能。
 觀課備課的過程,也能提醒教師搭起豐富的鷹架,讓學習可以不斷在課堂中自然的發生。
 佐藤學教授本身就是有一顆溫柔心的人,他建構起未來社會需要的自發、互動、共好的學習鷹架:有資源優勢的人要能領導和照顧別人,弱勢者也要勇於發問和嘗試;這些需要教師在班級經營與課堂活動中提供機會教育。
 學習共同體既關照教師和學生的成長需求,也照顧一般學生和弱勢學生的學習權,值得師生共同學習挑戰。

學習三部曲 聆聽、串聯並返回
 佐藤學教授提出的學習節奏,是「聆聽、串聯和返回」。這三部曲是為了顧全同一個班級中,每一個學生的學習權─尤其是班級中的弱勢學生。
 聆聽的實際作法,包括在教室中,教師帶頭示範輕聲細語的發言;學生以輕柔對話交換學習經驗,代替本來就已熟悉知識內容的學生,獨白式的大聲發表;全班一起專心聆聽發言者的內容;在教室布置中,加入尊重聆聽別人言語的提示─藉著這些方法,創造教室中聆聽氛圍,以往不敢發言的學生,也能安心學習。
 串聯的策略,包括以同樣的問題,刺激學生提出各自不同或相同的想法;學生也可以針對之前同學的發言,提出自己的回應或補充;留一段時間,讓學生耐性比較同學不同的發言意涵。這樣的串聯策略,能讓沒有自信的學生感受到被重視,以及和大家共同學習的歸屬感。
 返回是指在所有的討論、發言等課堂活動中,教師要不斷回歸該單元內容的認知重點,提示學生上課內容與教科書內容的連結,或提醒學生留下學習紀錄。
 這樣的學習,才有歸納和累積,不致讓學習速度慢的學生,因活動式學習而思緒天馬行空,無法掌握重點,導致學習效果低落。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