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學習關懷 開啟人我環境連結感(106年2月28日)∵∴∵∴

文/李琪明(臺灣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教授)

現象(1)
長不大的「媽寶」
 少子化浪潮席捲的現代,幼兒園與中小學校園門口,常見大排長龍接送孩子的家長。上了大學,卻仍見新生座談時家長擠爆禮堂,頻問宿舍有沒有熱水或門禁等生活瑣事;新生搬宿舍,爸媽忙著勤打掃,孩子低頭專心滑手機。這是父母對於子女的「關懷」嗎?

現象(2)
網路式的「愛心」
 全球數位化時代,若干感人勵志的故事透過網路報導後,常會匯集粉絲或民眾一窩蜂捐助;但若受助者不符期待時,又會有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或謾罵聲浪。這是民眾對於弱勢的「關懷」嗎?

現象(3)
放生反成「放死」
 有人因宗教信仰或個人理念,收購魚、龜、鳥等動物在各地野放,不僅造成生態破壞,被野放的生物也往往產生水土不符的情形,形同「放死」。這是人類對動物和生態的「關懷」嗎?

關懷是平等關係 設身處地了解對方
 關懷者對於被關懷者常存有一種「我是為你好」或「自我感覺良好」的單方面想法,諸如現代父母對於孩子常過度呵護及代勞;慈善者或團體對於貧困弱勢,多半是如同「施捨」般的「給魚吃」,並未教其「釣魚的方法」;或是人類對於動物及生態環境總是「予取予求」的心態,這些都可能造成事倍功半、徒勞無功,甚或毀壞彼此關懷的關係。

 因此,適切的關懷應是一種溫柔的尊重,也就是關懷者要體貼且設身處地去了解被關懷者或環境的需求和處境,基於平等互惠心態,達成積極有效且有意義的關懷方式,而非展現「我優於你」的高傲姿態,反易成為霸權式控制、濫情或占有。

關懷是基本權利 跨越差異理性互動
 生活在當代民主社會,關懷是人人都應享有的基本權益,小自家庭大至世界,而且無分性別、族群、社經地位、國籍等差異,都須確保享有關懷的氛圍與互動方式。此外,動物和環境生態雖然無法以言語發聲,也應享有同等權益。

付出行動 應依正確資訊決定
 關懷可說是連結私領域的「小愛」和公領域的「大愛」,在人際、制度及生態之間,開啟情感交流和心靈感動的鎖鑰,故須避免類似家庭暴力、校園霸凌、社會攻擊等產生的危難,或者政策制度導致不公不義的事件發生。教導下一代學習關懷,可以三方面努力:
提升敏銳度
 培養具敏銳度的關懷能力,細心觀察且適切關心人事物及其環境的變化。例如有家人或室友返家時悶悶不樂,或是朋友在臉書透露異常訊息之際,我們可以適時問候和互動,但也不要過度干預或激動緊張;又如對於周遭社區或是社會與國際時事,也要學會關心和思考,擺脫「與我無關」的冷漠、遲鈍或無感。

增進同理心
 學習具同理心的關懷,同時運用理智與情感,多元及深度的了解相關情境。例如,藉由新聞或網路得知天災人禍發生,或某些人艱難困苦時,當然我們會先感同身受覺得難過,但先別急著出錢出力或轉發訊息,而須確切掌握資訊的正確性及其相關影響因素,以審慎衡量適當作為或解決之道,以免流於偏見或遭詐騙。

強化行動力
 學習具行動力的關懷,智慧周延且有效能的方式加以實踐和深耕。例如自由多元時代的親子相處、師生互動,甚或政府與人民之間,既要彰顯關懷的關係、制度和氛圍,亦須堅守是非正誤之辨和有限度的容忍,避免知行脫節、表面工夫或功虧一簣。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