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兒童哲學教育 從牙牙學語開始(106年2月8日)∵∴∵∴

文/楊茂秀(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創辦人)

 兒童的哲學教育並不是從上了小學才開始。雖然,兒童哲學之父李普曼的兒童哲學實驗教學是從五年級開始,其實,兒童的哲學思維,是在他們牙牙學語的時候,就已經反覆練習,駕輕就熟了。

幼兒學習語言 需運用邏輯推理
 對於人類來說,語言的接受與表達,並不是先具體再抽象。事實上,觀念和語言,都是抽象思維與具體事物交互補助,才能完成意義的表達與產出。

 語言學家把「語言學」分為語音學、語法學、語用學和語意學。幼童聽大人說話時,雖然不會自己聲稱:「我在學習語言學中的ABC」,但對聲音的了解,已經開始啟動了。幼童聽成人說話,漸漸的,就學會把字詞、語彙按規則排列,他們並不知道那叫「文法」,是「語法」的更進一步;幼童學說話不是按設計好的課程在進行,而是父母親或其他成人,持續不斷的使用語言,說明觀念;而在陪伴的過程中,幼童就從莫名其妙,一次又一次的使用經驗中,自己理會出語法、語彙、語言系統。我們很少從字詞定義開始學起,最先學會幾百字或一千多字時,我們並不查字典。可是我們在實際語言使用中學會的,卻是將來查字典的根本素養。

 常和幼童在一起的人,會知道如果要求小孩「想像自己是蝴蝶,飛來和蜜蜂一起玩」,他們會覺得莫名其妙。如果換個說法:「我們假裝蝴蝶和蜜蜂,一起玩。」他們立刻就動起來,玩在一起。「假裝」的心思,其實是「如果」的前身。如果小時候,常常玩假裝的遊戲,較容易學會「如果」這個邏輯用語。
 但是玩假裝遊戲是有條件的─環境要安全,也就是參與的成人與幼童要能互相信賴。

兒童自我述說 思考過程變具體
 一九七六年夏天,我應邀到哈佛大學參加北美兒童哲學實驗哲學教學評議。由於自己有上述的經驗,我覺得兒童哲學,不必等到形式思考發展趨近成熟的小學五年級才開始,所以,我在那個評議會上提出的問題是:「有幼兒哲學嗎?」

 當時,有人點頭,有人搖頭;有人說,幼兒園的幼童,連話都還不會說,如何可能學哲學?即使能學,也不應該教他們。

 幾十年過去了,發展心理學家,尤其是俄國心理學家維高斯基的學說與實驗,芝加哥大學的文化人類學家米德,美國心理學家,也是現象學家維廉.詹姆斯和教育哲學家杜威,他們的努力,再加上維根斯坦這位有段時間認為哲學問題已經完全解決,所以捨棄哲學,到小學當教師,並為小學生編字典的超現實哲學大師,以分享思考心路歷程的方式,為哲學教育提供豐富多元的方法及實施的建議,讓兒童哲學已經成為一門有毛毛蟲也有蝴蝶,能爬來爬去,也能飛來飛去的、熱鬧豐富的學科了。

尊重兒童提問 誠懇提供公平建議
 小學已經有很多人在做兒童哲學了。李普曼的經驗也編寫成書籍《誰說沒有人用筷子喝湯?》(遠流出版社)。

 毛毛蟲基金會一向主張,不是「談」哲學,而是「做哲學」。「做哲學」常常應用探索社群來進行。在探索社群中,每位參與的成員,都是平等的,社群中沒有教師,只有在程序上提供協助的成人,用蘇格拉底的話來說,就是「思想的助產士」。觀念與想法是每一個人既有的,但要讓觀念浮上思想的舞臺,供大家討論,需要協助,這個引出觀念的角色,就像助產士或諮詢顧問,帶領討論時,也常被比喻為「樂團指揮」。

 小學生的哲學教育,除了要在安全可信賴的場域進行,要有能夠公正引導的諮詢顧問之外,提出的問題也非常關鍵。

 蘇格拉底主張:「未經檢視的生活不值得過,不算是人的生活。」這是什麼意思?就是要能反省自己的行為與思想,能把觀念與行為,用口說語言作類比表達,進行抽象思考活動,形成論證,和同伴平等合作,共同探索。

 小學生喜歡提問,什麼問題,都有可能被他們提出來。提問開始,沒有好壞之分,只有真假之別。問題經過討論檢視,與生活才會產生真正的關聯,才能有生活哲學。要在生活中做哲學,陪伴小學生的我們,需要有問題形態學與提問形態學的素養,才可能對任何問題都尊重,都提供公平的建議。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