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拍攝野鳥 先捍護鳥權(106年1月18日)∵∴∵∴

文/劉新白(世新大學新聞系客座教授)

 二○一一年的十一月,臺北鳥會的義工在野柳拾獲一隻死亡的日本樹鶯。經過資深鳥友馮雙解剖後,發現日本樹鶯吞食了扎有珠針的麵包蟲,知道此事的鳥友都非常難過。日本樹鶯是一種稀有的冬候鳥,春季北返的時候,常可聽到牠「我─不回去」的撒嬌鳴唱,竟然悲慘的命喪異鄉,劊子手還是臺灣最美麗的風景「人」,更諷刺的是還出自用快門追求真善美的攝影者!

優先照顧雛鳥需求
 近年來國民生活水準提高,數位相機愈來愈普及,拍攝鳥類的愛好者也大量增加,雖然有不少好的攝影作品誕生,但是也有少數的攝影者不擇手段而遭人詬病:譬如不當的播放鳥音或餵食;在野鳥繁殖期間,修剪巢位附近的樹枝、樹葉或野草,擅自移動巢位,甚至抓雛鳥移到巢外拍攝;用丟石頭、放沖天炮製造噪音,或以人為驅趕方式驚嚇野鳥起飛,拍攝群鳥飛行的畫面;甚至用膠水、釣魚線等細繩將野鳥固定於人工造景中,打光拍攝沙龍照─這些都是錯誤的行為。

 臺北鳥會在「愛鳥誓約書」裡,就明白的宣示,賞鳥時要保持隱密與安靜,不要驚嚇到小鳥,因此以上所有的不當行為都是應當禁止的。此外,也不應追逐小鳥、不干涉牠們覓食和育雛。遠道而來的候鳥,尤其需要休息和進食,拍攝時,一定要遵守「被攝影主角之福祉,更重於攝影者本身」,除了架設偽裝帳棚,還要保持距離拍攝。
 如果發現成鳥已有一段時間不回巢,要立刻結束拍攝工作,離開現場,因為鳥媽媽或鳥爸爸已經發現了攝影者,所以不敢歸巢,怕泄漏了鳥巢的位置,危害到雛鳥的安全。成鳥可能因此棄巢,導致鳥巢裡的卵或雛鳥因此失溫或飢餓而失去生命。

友善經營鳥類樂園
 站在鳥類保育的立場,希望所有的野生鳥類,都能在自然狀態下生存,為推動友善環境的賞鳥、拍攝野鳥方式,也希望邀請全國各地鳥會與保育團體,共同討論出既能滿足鳥友及攝影師對賞鳥、拍鳥的渴望,又能將對鳥類的干擾減至最低的模式。
 因此建議拍攝行為可分為三階段:
 第一階段,對於為獲得最佳拍攝照片,而操作明顯會對野鳥造成傷害的不當行為(諸如破壞野鳥棲地、大頭釘將鳥餌固定等),已明顯違反相關法律、行政命令或管理機關規定者,堅決禁止和反對。更希望鳥友在進行賞鳥活動時,勸阻或蒐證不當行為的拍攝者,並以較高道德標準履行會員公約。
 第二階段,除了推廣賞鳥倫理,更要進行多方面的溝通。積極在國內相關之組織團體進行宣導,包括攝影組織、旅遊組織、休閒農場等,並以國內外案例作說明。此外,亦要遊說攝影作品得獎審核條件,應以不干擾鳥類生態作為最基本的要求;並要求出版社不使用不當攝影手法;並邀約知名攝影家分享,不干擾鳥類也能拍出好照片的祕訣。
 第三階段,鼓勵相關研究輔助說明播放鳥音或人為餵食,對野鳥所造成的影響與傷害,並界定出明確的干擾容許程度,並且訂出建議的鳥音播放與人為餵食方式。

 這必然是一個艱辛的過程,但只有如此,才能讓臺灣成為一個對鳥類友善的天堂,才能將拍攝野鳥變成一種紳士行為。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