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教室外的公民課 懷生協會TNR行動 幫助流浪狗(105年12月25日)∵∴∵∴

文/阮筱琪

 在河濱公園運動或漫步在山野古道時,你是否會為了大批聚集的流浪狗感到害怕?「臺灣懷生相信動物協會」的志工認為,僅管流浪狗會造成嚴重的環境問題,也不應該以撲殺來解決問題,而應該以人道精神,替流浪狗結紮,既維護流浪動物的權益,也不會造成環境問題繼續惡化。

 「臺灣懷生相信動物協會」的志工黃映翎說,原本只是基於愛護動動物的心情,求學之餘,加入社團協助TNR行動,也就是以捕捉Trap、絕育Neuter、放回Return的人道方式,讓流浪貓狗絕育。
 黃映翎說,除了要捕狗結紮外,也會將生病、受傷的流浪狗,帶回治療再放回原地生活;參加懷生協會前,黃映翎原本以為捕狗工作會大張旗鼓,多人共同分工。沒想到,有時就只是兩個人出勤,人數最多,也只是四五個人而已,且執行時間多是在大半夜或凌晨,因為流浪狗多半在深夜人少之時活動,地點則以河堤、河濱公園為主。

學習忽視冷言冷語
 志工會與當地長期餵食流浪狗的「愛爸」、「愛媽」合作,「吸引」流浪狗進誘捕籠,再送到合作醫院結紮、施打疫苗,等流浪狗復原後再原地放回,完成任務。
 黃映翎說,出任務時,有時會遇到旁觀者認為「幫狗結紮違反動物自然天性」,甚至對志工酸言酸語,資深的志工都練就了充耳不聞的功力,但有時聽在耳裡,「真的會覺得被澆了一盆冷水」。

從校園出發擴大服務
 「臺灣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執行長郭璇是獸醫,二○○七年,她加入臺大關懷生命社,開始進行校園流浪動物結紮工作。在這之前,臺大處理校內流浪動物,都是先捕捉,集中後再送到收容所,但最後都難逃被撲殺的命運。
 當TNR奏效,校內流浪動物確實減少後,懷生社將工作範圍延伸到校園周邊,幫街頭、河濱的流浪狗結紮,同時也記錄流浪狗數量變化。
 大學社團經驗變成延續的力量,許多懷生社社員大學畢業後,還是在下班、課餘時間幫忙捕狗。今年,郭璇更成立「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希望能為在民間推行了多年的TNR行動注入研究力量。


流浪狗身世調查
計算來源比率 調整相關作法
 去年,郭璇與臺灣長期致力流浪動物TNR的工作夥伴,走訪了近三十個國家,如保加利亞、義大利、土耳其、美國、英國、泰國等,觀察了解不同國家的流浪動物相關政策,回臺後開了許多分享講座和臉書粉絲頁。
 郭璇說,流浪狗可分三種類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野犬,被飼主丟棄的棄犬,還有民眾半放半養的放養犬。
 這三種流浪狗來源不同,適用的政策也不相同,要減少天生野犬,需要實施TNR;要減少棄犬,需要落實寵物登記與飼主責任教育;要減少半放養家犬,需要政府提供資源,如下鄉宣傳絕育計畫。
 所以,要解決流浪狗的問題,要先釐清當地三種流浪狗的比率,再找出最適合的對策,不可能以一種政策,解決所有的問題。
 郭璇說,臺灣流浪狗很怕接近人類,難以捕捉,希望能建立並推廣捕狗的固定流程。郭璇也希望有足夠的財力,聘請正職的工作人員,到有需要的地方分享捕狗技術。
 郭璇認為,地球上所有的資源,並非全屬於人類,只是因為人類擅於動腦,占有大部分資源,所以面對自然萬物,必須擁有謙卑的心:「以此找到與自然萬物和諧相處之道。」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