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 國小社會領域 學習訊息處理能力(105年12月7日)∵∴∵∴

文/詹寶菁(臺北市立大學教育學系副教授)

知識爆炸時代 資訊需處理而非記憶
 翻開國小社會課本,看見「碌碡」的圖文時,滿腦子都是疑問;自小在都市長大的我,迫不及待回家詢問曾經種植水稻的父親:「那是什麼?」

 另一方面,我也忍不住好奇深思,課本編寫者的用意究竟為何?為什麼鼓勵國小學童認識臺灣早期農民種稻的工具?有什麼深意在這當中呢?
 國小社會領域是跨學科的學習領域。民國六十四年的《國民小學課程標準》指出,此一科目內容包括了歷史、地理及公民;到了八十二年的《國民小學課程標準》則列出歷史學、地理學、社會學、政治學、法律學、經濟學、心理學等;在《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社會學習領域課程綱要》中,更明白寫出統整的重要性。

 國小社會科學習內容愈來愈廣泛,在學校學習時間有限的情況下,選擇「適合」的內容,就成為每次課程修訂的討論重點。這也是美國社會科學家Ronald W. Evans於二○○四年出版的《社會科的戰爭》所關注的問題。
 在網際網路發達與跨國交流愈發容易的今日,知識的形成愈加快速,也愈發容易接近與取得;相對的,知識的有效期愈顯縮短,我們已經進入奧地利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於一九六九年所預測的知識經濟時代。

 在知識快速增生流通的時代,如果國小社會的學習,僅停留在介紹事實性知識,結果不是使國小社會學習內容增生膨脹,就是使學生疲於記憶大量的知識。就此而言,社會領域教學應著重培養學生的心智能力、思考能力,或是訊息處理能力。

 事實的學習誠然是國小社會領域重要的教學目標之一,但不能忘記,社會領域是個整合的領域,包含眾多學科及相關事實,且內容隨著時代而不停變更;今日學生需要具備的重要能力,是找到關鍵事實,判斷、整理並據以形成結論,並且採取社會行動─這些能力在其他各領域同樣重要。

 學習社會時,將事實性知識當作是發展更高層次理解力的材料,就不需要硬背死記,而是讓學生練習如何蒐集資料、組織資料、處理資料,發現資料類型、關係,甚至提出假設。
 這些資訊處理能力,就屬於可遷移能力(transferable skill),沿此方向,國小社會的教學會更有意義,學習也更有趣! 

學習引導原則 兼顧經驗與發展
 在國小階段引導學生練習資訊處理時,選擇材料可留意兩個原則:
 一、選擇與生活經驗相關的內容:二○一一年有機會翻閱剛改版的日本小學社會教科書,對於教科書選擇某項事物深入介紹的作法深感疑惑;像介紹日本農業時,教科書選擇蔥,仔細介紹蔥的生長週期;當介紹日本工業時,則選擇汽車製造業;不禁懷疑,其他未列入教科書的農作物和製造業,學生就沒有機會認識,不會有所遺憾嗎?
 原來,日本教科書編者認為,蔥在日本各地都是重要的食材;日本製汽車在日本隨處可見,因此期待透過「蔥」與「汽車」這兩項所有日本小學生熟悉的代表性物品,說明日本的農業和工業。
 若以臺灣社會科教材為例,四年級有關地方公共機構與制度的主題,即可結合學生日常生活經驗。先將「地方」設定為學校所在,配合此階段學生讀圖及繪圖能力,讓全班學生在學校及其附近區域的簡易地圖上,標出各公共機構的位置進行實地參訪,或邀相關人員分享工作內容,讓學生練習訪問,這也是很重要的蒐集資料的能力。

 二、配合學生認知發展:以常見的統計圖為例,如果學生在數學課已經學會繪製統計圖表,就能將社會科蒐集的資料組織成統計圖表,進而演繹出更高層次的規則。
 如果尚未在數學課習得報讀或是繪製統計圖表,可以配合學生的認知發展,以較小的數量、更具體的方式呈現調查結果。

 例如,每名學生發一個磁鐵;在黑板上標示家庭成員數量,請每個學生按自家人數在相符項目下貼上磁鐵,就可以呈現出家庭類型的長條圖,也可幫助學生理解製表的過程。

大家談教育首頁回上頁 副刊精選週報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