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詩是以現代人的眼光和上班族的心情寫天象,與古人所寫「昨夜星辰昨夜風」和「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情趣大不相同,兩相比較,正可窺見「古今之變」。

  日昇日落,千古如一,本無所謂古今之別,然而詩人去「撿報紙」「拿牛奶」都是古人沒有的現代「活動」。「東方發白」「金星閃光」也是自古如此;但「上班」「下班」「值勤」,卻是現代生活裡的節目和術語,古人不這麼想,也不這麼看自然和天象的,這,最是現代上班族的心境。詩人把這心境「移情」到天象上,遂使得恆古如斯的天文現象立刻也現代化、生活化,甚至小市民化、上班族化了;這或許也算是一種「天人合一」吧!

 ───高大鵬

★本單元文字內容出自國語日報出版之「林良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