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氣沖沖地衝進客廳,左手插腰,右手伸出食指頂著我的鼻子:「你偷看我的日記對不對?」這時候我正從冰箱偷拿一顆滷蛋塞進嘴裡,她突然冒出來,嚇得我差點噎到。

  「不是我,你別誣賴我!」我猛力一吞,把剩下的半顆蛋白嚥下去,蛋白卡在喉嚨,好難受,我捏緊拳頭在胸口用力捶兩下。蛋白終於慢慢滑下,我鬆口氣,順手把那顆粉粉的圓咕咕的蛋黃丟進垃圾桶。

  「一定是你!我們倆同一個房間,不是你還有誰?」姊鼻孔不斷噴氣,眼睛也快暴凸。如果眼光可以殺人,我現在的身體恐怕已經千瘡百孔了。不過,面對她的武力威脅,我必須穩住陣腳。

  「你又沒證據,憑什麼說是我!」

  「證據?」姊拉高嗓門:「第一,別人不知道我的日記放哪裡。第二,偷看我日記後不但忘記鎖(姊的日記是外面有一個小鎖的那一種。不過不管姊怎麼鎖怎麼藏,我都可以找到那把小鑰匙)還放錯地方,像這樣的笨蛋只有你不會有別人。」

  「呀!」我心中暗驚:「怎麼每次都這麼粗心!這時候我要是承認,會死得很慘很慘。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小心應付為妙。」我緊張地心臟乒怦乒怦跳,我覺得那吞下去的半顆滷蛋好像又爬上來堵住喉頭,我用力吞口口水,深呼吸一口氣,抬起頭,把眼睛盡可能地睜大回瞪姊姊:「笑話,這樣就叫證據?你又沒有親眼看見,憑什麼說是我!說不定是別的笨蛋亂翻你東西又忘記放回原處。」這樣說自己笨蛋,其實心裡有千百個不願意,但是情況危急也顧不了這麼許多。

  「你——你——你豬八戒!」姊嘴巴快噴火了,可是她就是這麼沒用,就算要罵人,也擠不出幾個惡毒的字眼。

  我抬起下巴輕笑兩聲:「哼!豬八戒!你是我姊姊,那你就是豬七戒。罵人罵自己,別人不管你。而且你罵我是豬,就是罵爸爸豬,罵媽媽豬,罵爺爺、奶奶、哥哥、叔叔、阿公、阿嬤、舅舅、阿姨,我要告訴他們,你罵我們一家都是豬。」

(本單元內容出自於小魯文化出版之《當豬頭同在一起》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