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民間傳說幼兒是語言學習的關鍵期,甚至變成一種常識common sense。學習語言真的有所謂最佳時機或關鍵期嗎?假設學習語言有最佳時機或關鍵期的話,那表示人類腦部有一個專門掌管語言學習的機制,這個區域裡頭有一個關鍵點,從那個關鍵點開始,學習語文的效果是倍增的,而錯過這個關鍵點則學習效果都歸於零。但事實上,很遺憾的,目前學界尚未找到所謂語言學習的關鍵點!

  支持幼兒有語言學習優勢的,似乎只限於腦傷後語言治療的例子。醫學界發現幼兒在腦部受傷喪失語言能力後,恢復語言的能力比大人快得多。但要是因此就推論幼兒在學習語言比大人有優勢,也是過於武斷。因為幼兒本來會的語彙就不多,因此腦傷後他只要會講一點點,我們就大感欣慰,相對的,大人原本思考複雜,表述能力高超,就算腦傷後復原情況良好,也很難恢復到原有的程度,而如果兩個人恢復的量都是一百個字的話,小孩子可能已經足夠使用在生活上面,但對大人來說卻是大大不足。因此只用腦傷的研究來說小孩子學習語言有優勢、或有所謂關鍵期,這種推論不夠科學!因為腦傷的案例並不能代表所有正常的人。

  然而這種似是而非的看法力量非常的大,人們常認定語言的關鍵期就像搭車一樣,你錯過了這一班趕不上,就糟糕了,另外,它也像階梯一樣,你沒有踏上這一階梯,落差就會很大。可是根據語文學習經驗的觀察,期間的落差其實沒有這麼大,大家太誇大語言學習關鍵期的功效了。我常開玩笑,即使錯過語言學習的「黃金期」,那麼到「白金期」再來學也不錯?

  一般人以為任何語言是越早學越簡單以及效果越好,母語如此,外語皆然。其實,台灣的老百姓學習語言的經驗很少,大家覺得過去學習國語很簡單,是因為過去國家單一的語言政策以及學校語文教育、整個社會語言環境步調一致所致。試想,如果現在我們將國語、鄉土語言及英語幾種語言以相同比重放在學校課程中的話,那麼未來一代小朋友的國語可能就沒有早期學生那麼好了。

  大家現在一蜂窩把幼兒學美語當成非常輕鬆簡單的事情,非常不可思議!這一代的父母多半童年時沒正式地學過英文,如何知道幼兒學美語是一件輕而易舉之事。再說,幼兒的語言表達能力有限,當他們受創或有苦衷時不完全是用言語表達的,幼兒將很多事情埋在心裡,「孩子心,海底針」,所以幼兒教師在評量孩子的行為的時候常要用眼睛看,才知道孩子到底發生什麼事。大人一般沒有接受幼教的訓練,總覺得孩子沒有抗議,大概可以全盤接受。其實大人在瞭解孩子的問題上多半很粗心,又常主觀因素重,才會以為孩子學美語只要越小就一定OK沒問題?這是大人濫用威權的一種表現。

  中外有很多中年才開始學美語但卻相當有成就的例子,例如季辛吉,以及台灣很多學歷不高、中年才苦學英文的歐吉桑老闆,也可以用英文溝通得很好。坊間流傳一個有關美語的笑話,一個不太會講英語的台灣歐吉桑到美國去,在高速公路上目擊一場車禍,警察來了要目擊者做筆錄,歐吉桑就說:「One car comes, one car goes, Bang! Bang! o- I-o- I 」,這樣一講美國警察一樣也能了解,所以說一些Key Words也能達到溝通效能的話,一定要從小開始學美語嗎?

   這麼多的例子竟然都沒有教會我們,其實美語學習並不是一定要從小開始學才學得好,只是大家寧可找一些對自己有利的證據來支持自己的信念。既然世界上中年學美語,學得非常傑出的例子那麼多,而且他們還有許多學習美語的「撇步」法寶可以分享世人,這些都是推翻學英語有關鍵期的實證,如果學英語真的有關鍵期,那為什麼這些錯過所謂關鍵期已經好久好久的人,他們還是能夠將英語學得很好呢?為什麼我們還要緊抓著關鍵期不放,來折磨孩子呢?

幼兒學英語沒有所謂「關鍵期」「黃金期」、「白金期」,也不要把幼兒的學習語言能力當成天賦,孩子學中文很快因為中文是第一母語,但英文不一樣,英文對孩子來說是第二語言,也是需要學習的。
(本單元內容出自於新手父母出版之《我的孩子不會講中文?!》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