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收新知 改善農務經營─【讀報教育實驗班系列報導(7)】
花蓮縣學田國小
文.圖片提供/羅吉希
學田國小學生多彩多姿的校園生活。

 花蓮縣學田國小就在中央山脈山腳下的學田村內,全校五十三名學生,絕大多數家裡都務農。如果放了學,校長要找誰,不用打電話,立刻有學生騎上腳踏車,飛奔去找人;如果誰騎出村子,校長五分鐘內就會接獲報告。在這樣單純的生活環境裡,學生的想法也很單純,六年級陳妤蓉長大想當幼稚園老師,「因為當老師還有點心可以吃,很好呵!」

藉文字擴大視野
 校長楊智璇說,單純的環境,固然可以讓學生專心學習,但她也擔心學生一上國中,面對驟然變得複雜的環境,會無所適從;所以學校積極引進各種學習資源,其中,中高年級四個班全部申請成為國語日報讀報實驗班,就是為了豐富學生的語彙。

 大量閱讀增加字彙,已成小學生主要的學習目標;但對學田國小的學生來講,報上的字詞,不僅陌生,簡直無從想像。例如三年級的小朋友,看了兒童園地版臺北小孩寫的車禍文章,他們很懷疑:「發生車禍,拍拍身上的灰塵,站起來就好了,為什麼還要在原地等待救護車?」老師這才發現,學田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單車,沒有發生過嚴重車禍的事件。

 此外,對都市孩子而言,「一閃一閃的霓虹燈」是再普通不過的景象,但是日落而息的農家小孩卻忍不住懷疑:「一閃一閃的燈光,是因為燈泡壞了嗎?」

就地取材創作,學田國小的小朋友都很喜歡稻草人。

藉知識改善生活
 除了想藉報紙擴大孩子的生活視野,楊智璇的另一個目標,是幫助孩子改善農務經營。「務農經驗都靠口耳相傳,用字不精確,技術就無法提升。」以插秧為例,若問學生秧苗該間隔多少,才能長得好,他們的回答往往是爸爸教的「差不多兩個手掌」;沒有科學化的紀錄,就沒法留下實驗過程;沒有實驗,就很難創新。楊智璇認為,在地的學生要先能掌握精確的文字,有了做實驗的先決條件,才能善用這裡的好山好水;在這個明確的長程目標下,一個學期僅十四篇文章的國語課本,在楊智璇心目中:「閱讀量遠遠不夠,一定要靠報紙加以補充。」

 掌握了文字之後,就是知識與實務的結合。當番茄長黃葉時,菜農因知識缺乏,往往認為是得了「瘋病」,而任其自生自滅,如果及時處理,就能妥善控制;每年播種時,好幾戶農家總分不清種子的種類,往往錯失控制生長環境的好時機。「這需要活用知識的能力,知識型農業的發展,絕對是農家脫貧之道。」楊智璇說,幫助學生建立讀寫算的基礎能力,還能幫助家長作帳,計算成本,制定合理價格,避免中盤商的剝削。而能夠吸收知識的前提,就是養成閱讀報章的習慣。

全班每日傳寫心得
 為了讓學生對報紙產生親切感,學田國小三年級到六年級的學生都有剪報作業,一開始,學生剪得歪歪斜斜,字也很潦草,三年級老師賴幸暘就要求學生多多練習。在一般的筆記本上貼畫整齊、字跡工整的學生,累積一定篇數後,就可以使用國語日報社贈送的精美剪報本。賴幸暘說,班上學生都很期待剪報本正式啟用的那一天。

 六年級老師葉雲雀,設計了全班每日傳寫的讀報心得表格,每天放學前,六年級的小朋友都要在心得表裡,填上自己最喜歡的新聞和心得。

 十一月十五日這天,國語日報的頭版新聞,刊載兒童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的調查報告,這群在稻米之鄉長大的小學生都很有感觸,在心得欄裡,沈聖洲寫道:「沒有東西吃,會很容易生病,全家都很痛苦。」黃政樺的心得是:「貧窮不代表比不上人家,反而有更多機會磨鍊自己。」陳妤蓉寫的是:「沒有飯吃痛苦又可憐,我們一定不要浪費食物。」

 雖然學田村的父母,大都希望下一代不要再從事「靠天吃飯」的辛苦農業,學田國小學生的志願卻都是繼承家業  和爸媽一起種田。如果,他們願意留在青山腳下耕耘,誰該捍衛他們求知的權利,供應他們城鄉無時差的新知?國語日報天天走過半個臺灣,向學田的孩子道早安,陪伴他們一起在知識的田地中耕耘,並期待豐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