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自主權教育 從小學習自保

婦女團體共同發起「正視性侵.陪伴、訴說、復原的性別教育之路」網路協助系統上線,希望透過陪伴、訴說,幫助受創婦女復原。

年僅二十六歲的林姓女作家,疑似走不出遭補習班教師侵犯的陰影而輕生,事件引發社會譁然,也凸顯加強「身體自主權」教育的重要性。專家表示,兒童對身體自主權或身體界線的概念可能很模糊,應教育兒童相信自己身體的感覺,「只要覺得不舒服,就有權利拒絕」;另外,應記住「一推二叫三快跑,四要求救五報告」的口訣,學習自保。

 什麼是身體自主權?現代婦女基金會執行長林美薰表示,身體是屬於自己的,人人都有掌管自己身體,拒絕別人接觸,特別是不當接觸,這就是「身體自主權」。
在談身體自主權時,兒童也應認識「身體界線」,目前學校常教導學生,露在衣服外面的部位是所謂的「綠燈」區,如手或手臂等;有些部位即使穿著泳衣也會被蓋住,就是「紅燈」區,不可隨便讓人碰觸,如胸部、下體和臀部等。但林美薰強調,「即使別人要碰觸你的手,也要經過你的同意」,這就是身體自主的概念。

身體隱私界線不易區隔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也說,以紅綠燈來表示身體界線,易有灰色地帶,例如嘴巴露在衣服外面,但也是隱私處,兒童並不容易分辨,所以要相信自己身體的感覺,「只要對方讓你覺得不舒服,就有權利拒絕。」
同學之間經常打打鬧鬧,大人看到兒童可愛,會摸摸臉頰、抱一抱,該如何分辨好的碰觸與不好的碰觸?林美薰舉例,一般表示友善最多摸摸臉頰、拍拍肩膀,但若摸完臉又碰嘴脣,拍肩又搓背,甚至順勢把手滑到臀部,或藉玩遊戲搔癢卻搔到胸部,就是不尋常的碰觸。只要感覺怪怪的,就與父母討論、分辨清楚。家長也可從小訓練孩子的身體敏感度,例如練習輕輕抱一下、輕握一下手是什麼感覺,透過遊戲認識好與不好的碰觸。
近年熟人性侵比率增加,林美薰強調,侵犯就是侵犯,只有分善意和非善意的碰觸,不分認識或不認識,只要遇到非善意的觸摸就要說出來。

家長應相信孩子身體直覺
此外,聽到「不給我,就不與你做朋友」這樣的威脅,就應和父母討論,因為讓人感到壓迫、害怕、不知所措,是侵犯他人心理界線,常見於校園霸凌或大人利用權勢性侵,對此也要多注意。
林美薰並呼籲父母,當孩子反映不喜歡陌生人碰他或靠他這麼近,就應相信孩子身體的直覺,而不是說「沒關係」、「不要太敏感」或「不要理他就好」;應和孩子討論當下有什麼感覺,表示尊重和理解,讓他知道這是身體的界線,不喜歡或不舒服就可以表達、離開或拒絕,才能把身體界線和身體自主權連結在一起。

教自保也該認識同意權
女作家事件,疑似受到權勢侵犯。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統計,一百零三年到一百零五年,該會接獲七百六十一件性侵害服務個案,其中權勢性侵有一百二十九件,占一成七,加害人通常利用地位、職位或輩分,以誘騙、恐嚇、虛假的愛等方式,讓被害人落入圈套。
紀惠容表示,學生都對教師非常尊敬和信任,常會覺得教師對自己好是好事,甚至產生愛慕,但有時分不清這到底是什麼關係,陷入矛盾、混亂。她強調,「教師和學生、成人和兒童、上司和下屬都是權勢關係,不是朋友」,凡是出現不當侵犯,就有權利說不,並趕緊告訴可以信賴的大人。
除了教育孩子自保,林美薰認為,家長也應該教孩子認識「同意權」,例如,想和別人握握手、抱一下,也要先徵詢對方是否同意,了解「我有同意和拒絕的權利,而別人的身體和物品我也不能隨便侵犯」,強化尊重別人的概念。



報導•攝影/劉偉瑩

小公民發言臺
我看身體自主權教育

   當身體受到侵犯時,求救是不二法則。我曾在新聞報導看到一個案例,一位七十幾歲的退休校長藉由教姪女作業而對她上下其手,法官卻因女孩沒說不,而認定合意性交。我認為臺灣的孩子被教得太乖了,連「不」都不敢說,何況那校長還是女孩的親人,所以,防人之心不可無。  
盧佩暄•嘉義縣社口國小六年甲班

 學校應該設計許多的情境題,讓學童體驗,再配合生動有趣的講解,以充滿趣味又富有教育意義的故事,提供模擬演練,讓學童遇到情況時知道怎麼應付、怎麼解決,培養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讓身體自主權教育從小扎根。
謝承鈞•嘉義縣三和國小六年丙班   

讀完本週〈身體自主權教育 從小學習自保〉後,小朋友有什麼想法?歡迎來信表達看法,文長一百字內,來信記得附上姓名、學校、班級、電話、地址和身分證字號,本週四前寄到電子信箱:a137@mdnki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