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二月法律主題 校園霸凌防制
法律blog:霸凌行為不可取 害人又害己(107年2月27日)==

文/蔡振州(少年調查官)

 昶瑋的坐位周圍常見紙屑或垃圾,抽屜不僅凌亂,有時竟可翻出前幾天沒吃完的早餐。他也總是蓬頭垢面,衣服似乎沒有天天換洗,因此在班上人緣極差。
 老師不止一次向昶瑋的爸爸提過這些事,但因為是單親家庭,爸爸又從事大夜班工作,很難督促昶瑋改善。
 宗霖是班上的小霸王,常以嫌棄的口吻罵昶瑋,還聯合班上幾個風雲人物一起排擠他,只要有人接近昶瑋,就會被貼上「非我族類」的標籤。
 有一天,宗霖用原子筆在昶瑋書包上寫髒話,說他只是好玩,但雙方終究起了口角。宗霖不甘被回嗆,在臉書和同學間的通訊軟體群組中,放話要找其他國中的朋友來「堵」昶瑋。
 昶瑋每天放學時總是提心吊膽,有一天真的被一群校外人士為難,表面上說要跟他講道理,卻以輕蔑的語言挑釁,試圖激怒他。昶瑋不敢回應,仍然遭到圍毆。臉上掛彩回家後,爸爸才警覺事態嚴重,並向老師求助。

有法可循
 任何直接或間接貶抑、排擠、欺負、騷擾或戲弄他人的行為,不論用言語、文字、圖畫、符號、肢體動作等方式,使他人處於不友善的環境,並產生精神、生理、財產的損害,都屬於霸凌的範疇。
 校園霸凌通常發生在學校圍牆內,譬如同學嘲笑昶瑋,在他書包上寫髒話,邊緣化他的人際關係等。宗霖找來校外人士對付昶瑋的行為,廣義來說,也算間接造成學習生活適應問題的校園霸凌。
 昶瑋及父親可依《校園霸凌防制準則》向學校申請調查,了解昶瑋究竟經歷哪些疑似被霸凌的緣起與經過。除了提供雙方當事人必要的教育與諮商輔導等措施外,假如情節嚴重,學校應另外向警政、社政或司法單位通報。
 宗霖用筆在昶瑋書包上寫字,若成立《民法》的侵權行為,法定代理人應負連帶賠償責任;公開場合中的侮辱、網路或通訊群組內的文字要脅,甚至肢體暴力,都可能分別涉及《刑法》上的妨害名譽、恐嚇或傷害等罪。

 

 

你該知道

張琦芳(新北市樟樹國際實中輔導教師)

 你們班有被討厭或被邊緣化的同學嗎?他被排擠的原因是什麼?當他想與你互動時,你有什麼反應?為什麼?
 古人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你同意嗎?被排擠的同學,往往有無法克服的家庭與個人議題,在應接不暇的情況下造成同儕相處問題。排擠他人的同學其實同樣有人際關係問題——因為過去沒機會了解怎麼與不同的人相處。在這種情形下,就造就了所謂「霸凌」的結果。
 為了避免這樣兩敗俱傷的結果發生,發生排擠的狀態時,不論你是否為當事人,請務必告知師長,讓大家一起來正視問題,協助彼此好好度過難關。

回少年法律首頁回上頁回首頁意見反映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
每週二全版刊出,每月第四個週五刊出半版法律漫畫

若有任何法律上的問題或對本專欄的建議,歡迎來信。
E-mail:edit4-5@email.mdnki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