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題搜尋:     

==法律面面觀
暑期打工陷阱多(106年6月23日)==

文/陳奕廷(律師)

時事剪輯

 小明和小華期末考結束後,小明計畫瘋狂打工,小華則想找個「輕鬆不費力,又能快速賺錢」的臨時工作。兩個人因志向不合,各自找尋打工機會。
 小明找到白天在餐飲店的工作,想再兼其他工作,看見報上刊登「徵泊車小弟」的廣告,於是前去應徵。面試時,他才發現是酒店的泊車小弟,小明自認只是幫忙泊車,並不會做違法的事,就同意上班。
 第一天上班,酒店以方便匯款為由,請小明交出存摺、印章給會計人員保管。小明不疑有他,將存摺和印章交給公司會計,兩個月後因開學而辭職離去,順利取回存摺及印章。
 小華為了能快速賺錢,在朋友慫恿下去當詐騙集團的車手,擔任集團最末端的「拿錢」工作,每拿一筆可賺三千元。短短一星期賺得新臺幣三萬元後,小華隨即退出集團。
 不久後,小明和小華分別接到檢察署的傳票。原來檢警經報案查獲小華待過的詐騙集團,由該集團帳本發現小華涉案,搜索時則意外發現小明的帳戶資料。

 

 

IQ動動腦
 小華須面臨什麼樣的刑責?小明沒有參與詐騙,也須負責嗎?

文/陳奕廷(律師)

法源探索

 小明和小華均涉及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的詐欺罪、加重詐欺罪。不過小明可能是幫助犯,小華則可能是共同正犯,關鍵在於小明沒「施用詐術」騙取金錢,只是「為詐欺行為提供協助」而已。
 案例中,小明自認是為工作才交付存摺印章,工作結束後也確實取回印章存摺,與一般買賣人頭帳戶以賺取利益的情況不同。他難預料自己的行為是在幫助詐騙集團騙錢,因此,欠缺故意幫助詐欺的構成要件,不會成立詐欺罪的幫助犯。
 小華則是直接加入詐騙集團,即使是最末端的拿錢工作,也會因為小華與詐騙集團間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必須負詐欺罪共同正犯的責任。
 另外,今年四月修訂組織犯罪防制條例,將組織犯罪定義成「三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為手段,組成具有持續性及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繼而把詐騙集團納入組織犯罪的範圍中。因此,小華另外涉及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的相關犯罪,不可不慎。

相關法條
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

回少年法律首頁回上頁回首頁意見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