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新視野 女強導致男弱?零合遊戲的迷思(105年9月1日)
文/王儷靜(國立屏東大學教育系副教授)
 除性別刻板印象是性別平等教育的重要內容,但推動性別平等教育十餘年下來,倒也觀察到不少迷思,其中不乏和教育有關的經典例子:「女孩的能力提升,男孩是不是就下降了?」「女孩被鼓勵變堅強,男孩是不是就變溫柔了?」

女生表現佳引發的憂慮
 前陣子,有位女性委員在某市府層級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議大聲疾呼:「在兒子國小畢業典禮上,上臺領獎的都是女生,這令我有點擔心。推動性別平等教育幾年下來,我們看到女孩子在進步,開始把男生都比下去,接下來是不是要加強男生的教育呢?」這段話引發在場委員的附和,擔心性別平等教育反而打壓了男孩,只對女孩有利。

 這名委員的看法和有些研究結果相互呼應。舉例來說,有研究者向大考中心申請一萬名高中生的學測和指考成績資料,比較成績差異情形。結果發現,第一類組女生的學測和指考總成績百分比均顯著優於男生;其次,第三類組女生學測總成績百分比顯著優於男生。研究者的解釋是,相較於男生,女生在社會科學占有優勢,而選擇就讀自然組的女生,多數是數理優勢的學生,加上女生的自律能力較高,因此造成女生的表現比男生佳。

 乍看之下,這樣說法好像符合常理,但仔細思考,這種簡化和性別刻板的詮釋,容易讓人以男女生理差異、先天偏好做歸因,不但無助於我們了解上述現象的成因,更無助於教育上的作為。

學測滿級分的性別統計
 當我們把問題轉一個方向,就可看到不同的現象。學測成績是申請大學科系的門檻,有個朋友的小孩考七十五級分,申請臺大醫科,並得到面試機會,我問她:「面試的男女比率大約多少?」她說:「女生大約是四分之一。」這個數字令我訝異,女生的學測成績不是和男生相去不遠,為什麼人數會差這麼多呢?

 因為找不到學測各級分的性別統計,於是我整理過去三年來,臺北、臺中、臺南、高雄單一性別學校滿級分的男女學生人數,發現從一百零三年到一百零五年,滿級分的男生共一百八十四人,女生共九十六人,男生人數是女生的兩倍。這個現象和上述的研究結果不一致,透露哪些值得注意的教育訊息?
 就生命的縱軸來看,小時候女生的成績比男生好,這種優勢會一直持續到後來嗎?就學業成績的分布來說,不是女生能力的提升,造成男生群組內成績差距大,那麼又會是什麼呢?

「父權紅利」的啟發
 學者科諾(Connell)提出的父權紅利(patriarchal dividend)概念,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性別不平等通常是以女性相對於男性的資源匱乏來描述,但是若倒過來計算,相對於女性,男性所擁有的過剩資源,或是多出來的盈餘,稱為「父權紅利」。

 不是女生小時候能力強,長大就變弱,而是在求學路上,男生所獲得的教育資源、投資、期望、關注、支持、選擇自由等,可能比女生豐厚,以至於男生藉由體系而分配到的盈餘多。

 然而,父權紅利雖然是由全體男性共同受惠,不過有些人獲得的利益比別人多,有些人比別人少,有些人則完全沒有分配到這種紅利,端視他們在社會秩序上的位階而定。這點可解釋男生群組內成績差距大的現象。

 在講究成績和排名的社會,男生之間的排序比較,對於助長雄性暴力的可能性,諸如校內各式霸凌,社會上的貼標籤,同儕間的你爭我奪,都是值得關注的性別平等教育課題。

 性別平等教育是反過來製造另一種刻板印象嗎?這是零合遊戲的迷思。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