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QA 有愛無礙 當心誤解變歧視(105年6月16日)
文/王爾德(國中學生)
校園故事
文/王爾德(國中學生)
 今天在學校聆聽了一場有別於以往說教式的愛滋防治教育宣導,學校邀請的講師分享了許多在海外擔任國際志工的種種,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講師在柬埔寨的工作經驗,因為我的媽媽是來自柬埔寨的新住民。
 演講中,我學到愛滋病毒傳染的途徑主要有三種,分別是體液、血液和母子垂直感染,其中母子垂直感染,是因為母體在懷孕、分娩和哺乳時,將病毒傳染給嬰兒。講師分享許多她在柬埔寨觀察到的現象,以及如何協助當地愛滋寶寶,每個生命故事背後都有各自的辛酸與無奈,消除不少我對於愛滋的誤解。
 回到家,我與媽媽分享所聽所聞,她說,當初選擇跨國婚姻,也是為了脫離貧窮的循環,但剛到臺灣時,到處都是障礙與歧視的生活體驗。我能理解媽媽的困境,因為偶爾也會出現在我身上,曾有同學說:「外籍配偶都是有問題的。」除了對外籍配偶的誤解,也有人以為「愛滋是天譴」,每每聽到這些帶有歧視的言論,我都有一陣心碎的感覺。

深入分析
從多元文化出發 落實性別關懷
諮詢/卓耕宇(高雄市立中正高工專任輔導教師)
 性別從來都不是用單一的面向呈現,而是與族群、階級議題交織的結果,這就是所謂的「多元文化取向」。例如爾德的媽媽是來自柬埔寨的新住民,為了追求更穩定的生活條件,選擇跨國婚姻到臺灣。性別、族群和階級的交織,建構了多元文化的生命圖象。
 爾德提到同學不經意的歧視言論,對於來自新住民家庭的學生而言,從被媒體簡化和問題化的以偏概全報導,很少有機會傳遞肯定、正向的理解,漸漸成為理所當然的偏見與歧視。
 教師可透過課堂的議題融入,透過抽絲剝繭的對話和提問過程,讓學生知道,這些帶有負面評價的歧視言論是從何而來?生活中有沒有不同於此的觀察?
 沒有任何人一出生就是性別/族群/階級的歧視者,但為何歧視無所不在?任何偏見與歧視的行動,都是在日常生活中慢慢習得,累積而成的信念與價值。落實多元文化視角的教育行動,是減少愛滋、新住民等各種遭汙名化或歧視的解藥。至少,每個人都需要基本的人權:「有尊嚴的活著。」

行動策略
學校安排人文課程 培養同理心
文/王美恩(東吳大學社工系講師)
 歧視者的目的,是想看到他人的驚恐與羞愧;會想傷害人的歧視者,表示心理內在並「不好過」,或許是深度自卑,沒有成就感,曾被嚴厲管教,承受許多指責,壓抑過多負向、孤寂情緒感受的人。透過歧視,讓別人「不好過」來宣泄自己的「不好過」,是低落的自我價值感形成傷害行為。
 要改善歧視行為,必須同步處理內在心理問題,以及外在的同理心教育,建議師長從兩方面著手,一是家庭環境,在教育過程不忽略、不壓抑孩子的真實感受;過度寵愛,無限制用物質滿足孩子,都無法建立孩子真實的自我價值感。
 二是學校課程多安排人文教育,透過閱讀、影片、活動,讓學生感受世界上「真善美」的實例,具體知道何謂同理他人;也可以設計刺激五感的活動,像是DIY課程、運動、音樂、烹飪、志工服務等,藉由視、聽、味、嗅、觸覺五感活動,增加感性能力,啟動右腦迴路而產生同理他人的動力,同時有愉悅感和成就感,提升自信。
 有了踏實的自我價值感,加上同理能力,就容易體會他人的感受,尊重他人,歧視才能完全改善。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