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想一想 女性是沒才情 還是欠栽培?(105年6月2日)
文/蘇芊玲(銘傳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臺灣大專男女生 比率已不相上下
 果然,當教育開始普及,有更多家庭願意栽培女兒之後,短短數十年之間,女性進步神速,證明她們不是不愛讀書,也不是頭腦不好讀不來,只是沒有機會。以美國為例,二○○八年到二○○九年這一年,獲得博士學位的女性高達兩萬八千九百六十二人,超越男性的兩萬八千四百六十九人,這是美國歷史上,女博士首次多於男博士的紀錄。
 臺灣自從經濟起飛、社會民主化之後,女性受教育的程度也同樣突飛猛進,至今大專院校的男女學生比率已經不相上下;近幾年,碩士生的男女差距也逐步縮小;至於博士生,雖然男女比率還有一段差距,但女博士也增加不少。

玻璃天花板現象 阻礙女性展長才
 女性接受完整教育,除了有助於經濟獨立之外,更應該發揮長才,擔任管理或決策者,服務眾人,貢獻社會。遺憾的是,多年來,「玻璃天花板」(比喻女性的職務晉升,因為性別差異,而被一層玻璃擋著,可望而不可及)的現象仍普遍存在,掌有權力資源的人之中,女性的人數仍然偏低。
 以上個月上任的蔡英文總統和行政院長林全的新政府為例,組成的內閣當中,女性只占百分之十,是近二十年來最低,比前三任男性總統都還低。
 看看其他國家的例子,去年上任的加拿大自由黨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的內閣有十五名男性、十五名女性,男女各半,其中包括原住民女性部長,具備了性別與族群的多元性。還有挪威,不僅在政治上厲行,十年前就已立法要求所有上市公司的董事會,必須符合百分之四十的性別比率,也就是任何單一性別的人數要占四成以上。
 以這個問題和學生討論,一開始,學生往往表示:「用人不是應該唯才適用,跟性別有什麼關係呢?」剛好這學期讓學生進行校園的性別檢視,發現有個校區所有系學會會長清一色都是男生,沒半個女生。我於是請學生思考,這是因為只有男生才具備擔任系學會會長的能力,全校沒有女生有這樣的能力嗎?

少了制度面限制 性別盲仍待消除
 從來沒有人說過,擔任決策高位的女性不需要能力。但即使能力與男性相當,甚至更優秀,女性卻常常沒被看見,不被拔擢,其中原因值得探究。
 過去有很多制度面的限制,譬如有些特考限制女性報考或錄取比率,現在應該沒有這樣的情形了。因此,最大關鍵可能在於刻板印象形成的「性別盲」;也就是說,即使沒有了制度面的限制,一般人的觀念還是認為,公領域有權有勢的位置只適合男性,也比較願意提拔男性,給他們機會。男性因此相濡以沫,相互拉抬,形成女性很難打入的「男孩俱樂部」。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國家的政策會設定「性別比例原則」的原因,希望以積極矯正的方式,確保決策位置的「性別比例」不致過度失衡。很可惜,臺灣內閣的「性別比例原則」尚未制度化,仰賴的是領導者的承諾和政治意志,也才會出現今年新政府內閣男女閣員人數比落差這麼大的情況。
 所以,女性到底是沒才情,還是欠栽培?這顯然是一個還沒有過時的議題,值得我們繼續關注,加以改善。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