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想一想 從性別看2016新政局
讓「多元平等、性別友善」成真(105年5月5日)
文/王儷靜(屏東大學教育系副教授)
 蔡英文不僅是我國第一位女性總統,也是全球第十九位女性元首,會不會帶動中央部會更多女性首長,值得關注。
 此外,立法委員的性別比率也是一個觀察指標,左邊是歷屆立法院女性當選人的人數變化,從百分比來看,女性立委席次有成長趨勢。
看性別還是看能力?
 造成女性立委席次成長的原因,部分來自不分區立委的提名機制,二○○五年修正的《憲法》增修條文第四條規定「全國不分區各政黨當選名單中,婦女不得低於二分之一」,這個制度設計使得女性透過政黨票擔任立委的比率提升,並更受各政黨的重視。
 然而,這個制度不免引發社會大眾「我們應該看能力,而不是看性別」的質疑,或是「不一定要是生理女性,才能為女性的處境代言」的批判。女性參政的「量變」可能帶來何種「質變」呢?大家可能都同意,被選出的民意代表應具有多元性,他們代表的不只是意見的差異,也應包括經驗和認同的差異。
 我們期望看到的政治包容,是對不同身分、認同和生命經驗的包容,因此,男人無法代表女人,漢人無法代表原住民,異性戀者無法代表同性戀者。除了意見之外,其他各種在社會上有意義的特徵(characteristics),也應納入「代表」的考量,才有可能建構一個更為公平、正義的代議民主。舉例來說,第九屆立委當選人中,首次見到來自柬埔寨的新住民立委,如何將其經驗融入移工和移民權益政策,值得觀察。

性別歧視容忍力 民眾明顯降低
 選舉期間,性別歧視的言行時有所聞,諸如「單身的人做起事來比較絕」,「頭髮比女人長,心理不正常」,「如果軍中每個都是洪仲丘,臺灣早就變成女人國了」等厭女情結的話語,或是花蓮出現抹黑光碟與文宣,將力挺婚姻平權的立委候選人塑造成女巫一般。
 這些性別歧視、以父權意識形態為中心的思考與邏輯,引發社會廣泛的討論和批判。這個現象顯示,經過十幾年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努力,社會大眾對此類舉止作為的容忍度已大大降低,由此可見,性別平等教育是促進多元平等與民主社會的有效元素。

對未來的期望
 新政府即將成立,我們該許什麼期望呢?
 第一,準總統在當選感言中提到:「臺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這個國家偉大的地方,就在於每一個人都有做自己的權利。」及「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我們期盼每個學生都有做自己的權利,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不會因為他們的生理性別、性取向、性別特質、性別認同,而遭受不平等或歧視的待遇。
 第二,追求性別平等,並不只是為了解放受壓迫的婦女,而是希望消弭社會上所有的不平等。我們希望未來有一個具有性別意識,有能力回應臺灣社會各階層女性、多元性別、不同族群的福利需求及權利呼聲的政府。
 第三,希望準總統將「國家將追求多元平等、性別友善」的允諾,在社會各部門具體實踐。

女性立委席次變化
年分  席次(總席次)  比率
第六屆(2004年) 47席(225席) 21.0[%]
第七屆(2008年) 34席(113席) 30.0[%]
第八屆(2012年) 38席(113席) 33.6[%]
第九屆(2016年) 43席(113席) 38.0[%]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