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理解到尊重 性平落實於生活(105年3月31日)
文/賴瑩真(律師)
實況轉播站
 榮輝從小就愛打扮自己,喜歡留長髮、化妝後的模樣。他覺得可以忠實呈現自我的人生,才是最美滿的,所以,即使招來不少異樣眼光,榮輝也不在意。
 不過,榮輝進入學校擔任教師之後,屢屢因為穿著打扮的問題,遭受許多歧視與不當待遇。例如,他平常教學十分認真、用心,卻總是因為不明原因而考績不佳;榮輝原本授課的語文課程,被學校改為家政課;校長經常要求榮輝剪短頭髮,不要化妝,或是警告榮輝,再不改變穿著打扮,就要解聘他。
 除此之外,榮輝也受到同事之間的排擠,甚至有同事私底下以「怪胎」稱呼他,或在學生面前,以嘲笑口吻批評榮輝的打扮。更有男同事當著榮輝的面,打趣的對榮輝說:「你打扮得這麼漂亮,可以讓我親一下嗎?」令榮輝感覺十分不舒服。
 面對這些惡意的舉動,榮輝的內心十分痛苦、煎熬,腦中曾經多次閃過放棄教職的念頭。但轉念又想,如果就這樣投降了,不僅無法捍衛自己的權益,更等於變相鼓勵那些壓迫自己的人。於是,榮輝決定勇敢的繼續面對,並以實質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決心。
 榮輝究竟應該怎麼做,才能夠爭取自己的權益,並遏止這些不當的打壓舉動呢?

深入看問題 消除性別偏見 保障工作權益
 榮輝身處的工作場所,既是職場,也是校園的一部分,因此,榮輝所遭遇的問題,不僅攸關他的工作權益有沒有受到保障,更影響到我國的教育環境有沒有尊重多元性別差異,消除性別歧視與偏見,促進性別地位實質平等的指標。
 根據《性別平等教育法》第十二條規定:「學校應提供性別平等之學習環境,尊重及考量學生與教職員工之不同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並建立安全之校園空間。」《性別工作平等法》第七條也規定:「雇主對求職者或受僱者之招募、甄試、進用、分發、配置、考績或升遷等,不得因性別或性傾向而有差別待遇。」因此,學校因為榮輝的穿著打扮,讓他遭受一連串不平等的待遇,榮輝得向學校所屬主管機關申請調查,由主管機關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調查、處理。
 主管機關並得以對學校違反性別平等的行為,處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上、一百五十萬元以下的罰鍰。如果榮輝因此遭受精神或財產的損害,也可以對學校提起民事訴訟,請求相關的損害賠償金額。

法令怎麼說 言行歧視損害名譽 可處罰鍰
 榮輝的男同事對榮輝施予與性有關的歧視、侮辱性的言語,影響榮輝的人格尊嚴,使榮輝感受到冒犯、不舒服,甚至影響工作情緒,已經構成性騷擾行為。
 榮輝可以依《性騷擾防治法》相關規定,向學校依法應成立的性騷擾防治委員會,提出申訴。若對調查結果不服,可向學校主管機關提出再申訴。主管機關並得對加害人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榮輝也可以依《性別工作平等法》相關規定,對於男同事提出民事訴訟,要求精神及財產的相關損害賠償。同時,學校若無法證明其對於防治性騷擾乙事,已經盡力防止,卻仍不免發生,學校也必須與男同事負連帶的損害賠償責任。
 如果榮輝因為男同事的言行,導致名譽受損,榮輝也可以請求回復名譽的適當處分。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