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想一想 從性別看節日習俗的變與不變(105年3月3日)
文/蘇芊玲(銘傳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春節剛過,回顧長達九天的假期,有些人是興奮的提早做好規畫,有些人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有的甚至想直接跳過春節。不同性別,不同年齡層的人,如何面對這些節日習俗呢?
 從性別角度來說,一般人以為當了媽媽、婆婆的女性最盼望過年,所有家人回家團聚,熱鬧滾穩;但其實過年最累的也是她們,從大掃除、買年貨、祭祖拜拜,到準備飯菜餵飽家人,年前到年後,至少要忙十天半個月。如果家人沒有分擔家務的習慣,她們就更辛苦了,總要等假期結束,大家都恢復正常作息之後,才能鬆一口氣。
 近年來,女性就業率提高,已婚、有孩子的職業婦女越來越多,她們對年節的最大期待,應該是好好喘口氣,休息一下。不過,如果必須跟著丈夫回婆家過年,這個小小的期望恐怕會落空。在婆婆的屋簷下、廚房裡,媳婦往往只能唯命是從,身心勞累不堪。當先生的也不好過,夾在母親和妻子之間,兩面不討好,也因此覺得過年壓力大。
 其實,不是只有結婚的人害怕過年,不在婚姻當中的人更怕,包括離婚、失婚及單身者。離婚和失婚者當中,女性的處境通常比男性糟,因為沒婆家可回,萬一娘家也沒伸出雙手,就只能自己帶著孩子或孤單一人過年。單身的熟男熟女,有根本不想結婚的,有緣分未到的,也有想結卻結不了的,但在家人團聚的場合下,免不了被殷殷詢問:「什麼時候請喝喜酒?」或「眼光是不是太高了?」等。於是這些人乾脆以工作加班、出國旅遊為由,向家人表明不能回家過年。
 這樣說來,好像只有兒童喜歡過年,其實也不盡然。有些女生會抱怨長輩重男輕女,譬如給男生的壓歲錢比較多,或是祭祖時,只會叫男孫拜拜。諸如此類的情形,往往讓家族中的女生心裡不舒服。

轉換心態 考量創意、需求、公平
 如果只能抱持哀怨、無奈的心情過年,似乎讓人開心不起來,所幸,事情並非不能改變。
 許多不住在北部、都會區的父母,隨著子女就學或就業,提早進入空巢期,他們巴望子女回來都來不及,根本不會在乎「初二回娘家」的傳統觀念。以筆者為例,結婚後一直是「大年初一回娘家」,因為夫家住得近,平日就經常互動、相聚,難得的春節長假,當然要留給遠在南部的娘家。最初幾年,告訴公婆的理由是「怕塞車,所以提早出發」,之後變成習慣,也不再需要什麼理由了。
 近年來逢年過節,身邊不少朋友總有各種不同的安排,例如,花點錢請人打掃家裡,買現成年菜或上館子聚餐,這樣就可省下不少勞力;婆家、娘家住得近的,年夜飯兩家通吃,或是一年婆家、一年娘家輪流吃;事先和兄弟約好,回娘家吃年夜飯,這樣才有機會全家人相聚,等大年初一或初二,再邀父母一起到婆家,讓長輩們有機會相聚談天;舉辦家族旅遊,不管婆家、娘家、已婚、未婚、大人或小孩,全部同行同樂。
 春節才過完,清明節馬上就要到。無論什麼節日,如果相關的習俗儀式能朝更有創意,更符合需求,更公平的方向改變,保留原本祝福、團聚的美意,增添自在、體貼的氛圍,一定更有趣味,更令人期待。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