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絕性霸凌 營造友善校園(104年12月3日)
文/蘇芊玲(銘傳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對一般學生而言,在學校上廁所是一件輕鬆的日常小事,對國三生葉永鋕來說卻是天大難事,必須小心翼翼才行。在學校廁所出事的時候,葉永鋕十五歲。那一天,他趁下課前五分鐘,廁所裡沒有人的時候去上廁所,卻滿身是血的被送往醫院,就此告別人世。

 為什麼葉永鋕不能等下課鐘響而急著上廁所呢?原來,那一天不是特殊狀況,而是他國中三年的生活寫照,也是他的生存之道,因為廁所是他被捉弄、欺負的場所,有些男同學會在廁所裡動手動腳,或是脫他的褲子,「驗證」他是不是男生。

 事隔十年,一個住在北部的國一學生楊小弟,有天早上,在住家結束自己的生命,留下的遺書清楚訴說他也是「葉永鋕」的遭遇。同樣因為陰柔氣質而被欺負的楊小弟,比葉永鋕更孤單,不僅沒什麼好朋友,家長也因忙碌而忽略他的困境,最令人心痛的是,他在遺書上寫到:「學校老師有看到,可是裝作沒看到。」

《性別平等教育法》
給予性霸凌清楚定義
 葉永鋕和楊小弟,都是因為陰柔的性別氣質,而在學校遭到同儕霸凌的學生。二○○四年通過實施的《性別平等教育法》,載明了校園性侵害、性騷擾的定義和處理方式,後來因為校園性霸凌事件頻傳,引起各方重視,於是修法增加了性霸凌。

 根據《性別平等教育法》第二條的定義,性霸凌是指「透過語言、肢體或其他暴力,對於他人之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進行貶抑、攻擊或威脅之行為且非屬性騷擾者。」另有學者做了以下的補充說明:「長時間、惡意的對於他人身體部位或是性別傾向,以言語、關係(如社交)或是肢體上的霸凌方式來侵犯,且這當中有明顯的權力不均(含權力濫用)等現象。」(張榮顯、楊幸真,2010)

保護學生 校方責任大
部分師長需要再教育
 目前,校園如果發生性霸凌事件,處理方式和性侵害、性騷擾一樣,由學校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負責調查、處理,如果屬實,針對行為人,除了處分,也會有其他相關措施。

 處罰當然不是教育的目的,因此,《性別平等教育法》更強調的是在每天的學校生活,透過課程教學、師生互動、校園活動、閱讀指導等,讓學生打破刻板成見和歧視,同時學會認識、欣賞性別的多元樣貌。

 中小學的學生年紀尚小,有時不足以保護自己,或是發現別人受到欺負時,能有勇氣挺身而出,因此,學校和教師的角色更顯重要。楊小弟所說的「老師有看到,卻裝作沒看到」,或許有不同的狀況,例如師長以為學生只是鬧著玩,沒有什麼大礙而輕忽了;或是師長本身能力不足,不知如何介入處理;甚至是師長認為這是楊小弟自己的問題,只要改掉陰柔的「毛病」,就不會招惹他人了。這不但是放任受欺負的學生於危險處境,也縱容了暴力,更失去教育學生的機會。這是為什麼性別教育的落實,教師需要被「再教育」,學校也要負起責任的原因。
 幾年前,因為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穿了華裔設計師吳季剛的禮服,讓吳季剛聲名大噪,一夕之間成為國際名人,被稱為「臺灣之光」。事實上,吳季剛在臺灣念國小時,也是另一個「葉永鋕」,父母多次幫他轉學,狀況都沒改善,不得已只好把他送出國念書,才有今天充滿自信、事業成功的他。

 不過,臺灣眾多家庭並沒有像吳季剛父母那樣的經濟能力,因此,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另一層重要意義,就是要確保來自不同階級、族群、城鄉的學生,都能在臺灣享受無偏見、友善的校園環境,好好長大。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