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新視野 弱勢女性培力 社會共蒙其利(107年3月1日)
文/游美惠(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培力(empowerment)」簡單來說,就是「長出力量」,希望個體可以透過學習、就業、運動或參與特定活動的過程,逐漸培養出知識和能力,為自己改善處境,或為社會貢獻才能。
 在性別研究的領域中,弱勢婦女的「培力」也是常被探討的主題,像是政府單位主導的「女力經濟」或「夢想起飛」等扶助女性創業就業的政策方案,就是希望女性可透過改善經濟處境,增進自我效能與行動力。
 另外,透過教育途徑增進性別平等意識,也是常見的婦女培力活動,舉例來說,婦女過去不常有機會參與公共事務,所以有些教育培力活動會讓女性透過上課增加知識,開展視野,希望女性關懷的層面不要局限在個人或家庭私事,也可以關心國家大事或社會文化議題,提高社會參與程度。
 有人會使用「(自我)充權」來說明「培力」這個概念,大多強調行動主體意識提升、能力增長的面向,個體若有肯定自我能力的信念,有勇氣、有力量面對自己受到的壓迫,對政治或社會文化不再充滿無力感,都是一種「培力」的表現。所以,「培力」是指培養個體具有達成目標的能力,弱勢者不是被動接受協助的「受惠者」,而是有主體意識與行動力的「參與者」。
 我舉幾名跨國婚姻新住民的培力實例,讓大家看見跨海遠嫁來臺的女性,經過培力而展現驚人的能量。以學開車為例,一名新住民姐妹受訪時指出,婆婆和隔壁鄰居談天,鄰居說:「聽說你媳婦很會開車,想到哪裡都可以。」婆婆回答:「我媳婦比臺灣人還熟悉路,去什麼地方她都知道,也都敢去。」這名新住民姐妹邊說邊露出自信的神色,因為除了鄰居讚嘆,婆婆也很讚美她。會開車之後,她載公婆、小孩去就醫,甚至到外地演講,分享自己的成長經驗。她說,自己從來沒想過可以這樣做,因為在母國的家鄉時,她從來沒加入過什麼服務隊,更沒有社會參與的經驗,反而是來了臺灣之後,有機會參加一個民間團體,才開始學習社會服務和議題倡議,開啟了自己在這方面的潛能。
 還有一名新住民分享指出,自己以前只期望健康、快樂、安靜做自己就好,但現在的想法有些不一樣了,除了健康、快樂、安靜做自己之外,她還想爭取自己該有的權利,「要讓政府知道我們的困難,我們的需要」。她認為新住民不是笨,如果有機會學習,新住民的發展潛力無窮。
 近年來,我有機會認識多名跨國婚姻的新住民姐妹,來臺多年之後,也有能力進修攻讀學位,而且不但是大學畢業,甚至完成碩士學位,實在不簡單。她們除了具備中文的聽說讀寫能力之外,甚至可以撰寫學術論文,「增能培力」之後,前途無量。
 其實,臺灣大街小巷有很多東南亞新住民開設的小吃店,仔細探詢,從有開店的念頭到真正實現夢想,新住民女性需要學會許多技能,克服種種障礙,例如找店面,張羅料理工具和食材,揣摩顧客的口味偏好,讓家鄉菜既能保有越南風味,又能滿足客人的味蕾。研究發現,在創業過程中,越南女性對自身的想法漸漸改變,活動範圍也逐漸擴大,有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培養出更多力量來對抗外在的險阻與考驗。
 不像卡通人物大力水手卜派一樣,吃一罐菠菜罐頭就瞬間能力大爆發,「培力」是一個過程,點滴匯聚,讓養分隨著時間而形成力量。弱勢者需要培力,改善自身處境,社會也需要培力後的弱勢者貢獻才能,累積改變創新的動能。真心期望我們的政府與民間團體,多提供培力的管道與養分給予需要的人,讓弱勢者脫貧或增加自信心與行動力,也讓社會的創新活水可以生生不息。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