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停看聽
歧視之所在 霸凌之所在(106年11月16日)
圖/許庭瑋
校園故事
文/阿軒老師(國中導師)
 上課鐘聲響起,八年級導師阿軒往自己的班級走去,遠遠就聽到班上傳出吵架的聲音,多數學生看到導師進教室了,紛紛回到坐位,唯獨一向個性溫和的小毅,怒氣沖沖的站在阿平前面說:「憑什麼罵我?我又沒怎樣,憑什麼說我動作慢吞吞,又不男不女的?」此刻,阿平反而變本加厲回說:「你本來就是娘娘腔,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你就是個死玻璃。」親眼目睹這一幕的阿軒導師,立即走過去安撫兩人的情緒,試圖快速了解發生什麼事,何以讓同儕口出惡言傷害對方?
 阿毅看到導師就止不住眼淚啜泣,導師一邊拍拍阿毅的背,引導阿毅深呼吸緩和情緒,一邊對著阿平說:「發生什麼事,讓你這麼生氣?用如此有殺傷力的字眼和同學說話,如果有人對我說這樣的話,我一定也會很受傷。」此時阿平的情緒比較平靜了,能夠好好說話,他說:「老師,我爸爸從小就告訴我,男生要有男生的樣子,不然就會被欺負,被看不起。你看,阿毅就是不男不女的樣子,難怪老是被大家開玩笑、欺負。」這一刻,阿軒導師知道,沒有任何教學進度比機會教育來得更迫切,因為「當偏見出現,就需要對話」。


深入分析
消除偏見 從教育對話著手

諮詢/卓耕宇(高雄市立中正高工輔導教師)
 在教育現場的基層教師,常常見證學生之間各種形式的互動,開玩笑和霸凌的界線往往模稜兩可,更何況開玩笑與被開玩笑的行為背後,反映的是一種以偏概全的偏見,甚至是歧視的排他行動,這樣的互動,無疑是傷害他人尊嚴的具體展現。身為師長,除了耳提面命的教條式反霸凌宣導外,還可以多做些什麼?
 面對學生間的衝突,阿軒導師當下處理的態度很關鍵,不要急著評價或訓誡,先接納彼此的情緒,再來好好了解、聆聽彼此說明發生的事。在這樣被信任與安全的前提下,阿平有機會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導師才有機會理解阿平視為理所當然的性別價值,引導他如何與同儕或同性互動,甚至反思何以期望每個男生都應該表現出的模樣,例如陽剛、果斷、主動等特質。若不符合,就可以貶抑或排擠對方嗎?這樣看似誤入歧途的陽剛氣概養成歷程,往往導致許多性別霸凌,甚至限制了不同性別者的生命,其實在生活中頗常見。
 面對學生的偏見與歧視語言,導師除試圖糾正外,更要積極介入了解這些偏見從何而來?沒有人生下來就是性別歧視者,但何以在成長過程中,歷經家庭養成、文化形塑與學校教育後,有人擁抱性別平等,有人卻存在刻板印象?可見消除偏見,有賴於教育對話。


行動策略
旁觀者沉默不語 如同間接霸凌

諮詢/溫信學(臺師大心輔所兼任助理教授)
 在性別霸凌事件中,會出現霸凌者、被霸凌者及旁觀者,研究顯示,旁觀者的沉默不語、冷漠以對,會使得霸凌者更為氣盛,被霸凌者更感孤立無援,同時提高霸凌行為的發生率。教師面對此議題,可從以下的面向切入。
 首先,培養學生尊重性別特質,當前仍有許多人會以傳統的「男性要有氣概」、「女性要柔情」,作為評價一個人是否正常的性別指標。事實上,每個人都擁有多種特質,可引導學生透過觀察、辨識、理解與欣賞等角度,來了解他人、認識自己。尤其要讓旁觀者知道,冷淡以對也是間接式霸凌。必須讓學生具備勇氣與智慧,在霸凌行為浮現時,願意挺身而出,透過群體關懷力量,增進同儕和諧關係。
 其次,以私下約見方式,對霸凌者和受霸凌者進行輔導。霸凌者往往具有強勢爭辯、好面子特質,個別輔導較能達到觀念建立、扭轉思維、改善行為的有效性。至於受霸凌者,面對面給予支持、關懷,協助培養因應能力。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