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停看聽
長孫的美麗與哀愁(106年9月21日)
文/小籠包(教師)
校園故事

 「老師,這是我的大孫,你要幫我好好照顧,看看需要什麼,我都會準備好。」開學第一天,我就接到學生家長這樣的囑託。後來,我發現這個「大孫」因為家中長輩過於寵愛,只要作業比較多,隔天就不會來學校;面對師長的要求或責難,他不發一語,回家後卻哭訴、發脾氣,接著阿公就會打電話來學校,指責教師刁難他的孫子。幾次下來,沒有教師願意多關注這個「大孫」了。
 另一個學生常常和同學處不好,因為他老是覺得別人做不好,也習慣別人要讓他。我和家屬溝通時,媽媽總說:「老師,不好意思,因為他是家裡的大孫,我爸媽特別疼他,也造成他比較不會顧慮別人,你也知道,老人家很難改變……」
 還有一個「大孫」要填志願時,整個家族都回來參與討論,阿公一心期待孫子上大學,執意要他讀高中。
 每次看到這些「大孫」享有某些特權,卻也肩負許多的責任與期待,我不免心疼他們的「不能選擇」,以及其他孫子或是孫女的處境。


深入分析
男性也是性別刻板印象受害者
諮詢/林芝宇(雲林縣立東明國中教師)
 性別壓迫常被當作女性議題來討論,認為女性是性別不平等的受害者,卻忘了男性也常是傳統父權體制下的被害者之一。
 許多統計顯示,男性的壽命比女性短,除了生理構造和女性不同外,也有部分原因是社會對男性的期待與女性不同,使得男性容易從事比較危險的職業,更容易接觸菸酒,而且在審視男性的成就時,經濟狀況往往成為標準之一。這樣的期待,導致男性在心理上必須背負更多的壓力,甚至更高的自殺率。父權體制不但束縛女性,也綑綁了男性。
 在臺灣的閩南文化,長孫、長子的身分被賦予繼承香火、照顧父母的重任,這樣的優勢地位,經常伴隨長輩的高度期待與溺愛,不僅容易讓孩子恃寵而驕,也讓家中其他孩子心生不平。
 時代變遷,長孫、長子早已不再是那個留在家中負責晨昏定省之人。根據內政部民國一百年的資料統計可發現,女兒成為家中主要照顧者的比率已超越兒子。因此,建議家長可以試著轉變觀念,別再讓長孫、長子承載過多的包袱,因為每個孩子都值得我們好好重視、公平對待。


行動策略
親師溝通 透過實驗扭轉觀念
諮詢/王美恩(東吳大學社工系講師)
 社會上根深柢固的文化性別觀念,很難用理性溝通達成改變,需要提供實際經驗後產生自覺和覺醒。
 建議教師和家長做一個社會實驗:教師先不管「大孫」的課業,要不要交作業讓他自己決定;「大孫」因為自我中心的個性導致沒有朋友,教師也不用協助,讓家長和「大孫」自己承擔後續結果。(這樣的實驗協議要在聯絡簿上記錄下來,並請家長簽名。)
 做這個實驗前,要和家長說明師長的擔心與用意,孩子在溺愛的環境下,對自己沒有要求,缺乏競爭力;沒有朋友,表示沒有團隊合作的能力,未來職場能力恐怕打折扣。
 實驗期間,可以完全依照「大孫」家中長輩的理念來教育,並且請他們觀察、記錄「大孫」的發展,對「大孫」的成長與進步有什麼幫助?讓他們在經驗中獲得答案。
 在臺灣社會,學生填寫志願受到家族干預是普遍現象,倒不是「大孫」特有的。然而,要學生在國高中階段就知道自己要什麼,是太高的期待,建議中學教育多一些職涯探索,讓學生找到熱情與興趣,產生源源不絕的動力,才能說服家人支持他的理想,而不是受到家人的操控。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