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VS.性平
從繪本看見家庭的真實樣貌(106年8月31日)
文/林慧文(高雄市正興國小教師)
家庭和學校是學生學習、生活的重要場域,因此在生活與社會課程中,都有類似「我愛我的家」、「認識家庭形態」的單元。身為國小教師,深刻體會到家庭對每個學生的影響,家裡的喜怒哀樂會延續到學校,展現在學習、言行、觀看自我與他人的方式等面向。因此,看見家庭的真實樣貌,對於學生的成長相當重要。

 我喜歡用繪本來輔助教科書的不足,像是《不一樣的爸爸》就是一本文字簡單卻可勾起學生好奇,引發深入討論的繪本,而且在不一樣的年級或班級分享,能激發出不同的火花。我會用較慢的節奏來介紹這本書,搭配投影,讓學生看清每一頁的文字和圖片,一頁一頁帶領討論,讓學生盡情猜想、發表。

故事開始 用心感受、交流
 繪本從一個又溼又冷的冬日談起,布萊絲老師要小朋友把雙手搓一搓取暖,這時全身溼透、臉上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的蘇菲走進教室,布萊絲老師請蘇菲過來,她說:「能不能告訴我們,你怎麼了?」蘇菲邊哭邊回答:「我爸爸提著行李離開家了。」老師擁著蘇菲,輕輕的請小朋友開始說說自己的爸爸……。
 我請學生透過布萊絲老師的說話及動作,來猜想這是一個什麼樣的老師,學生很快就能感受到這名老師的溫暖、包容,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氛圍,才有了故事中小朋友自在的分享。當然,要和學生深入談論這個故事,我們也必須學習,甚至成為另一個布萊絲老師,開放而精采的討論自然就會成形了。

猜話猜畫 沒有標準答案
 「為什麼蘇菲的爸爸提著行李離開家了?」蘇菲的話引起學生猜測、討論,一年級學生的答案很多元,包括爸爸出差、出門旅行、到外地工作、和媽媽吵架;中高年級學生比較敏銳,多數人的直覺是父母要離婚了。
 「為什麼伊麗莎白有兩個爸爸?」有人認為一個是親生的,一個是乾爸;有人說是爸媽離婚,一個是舊的爸爸,一個是新的爸爸;甚至有學生認為其中一個爸爸是媽媽假扮,他們在玩遊戲;少部分會說出他們是同性戀。這時,教師可簡單介紹臺灣社會也存在少數同志家庭,期待初步的認識能增進理解差異、尊重多元的可能。
 「亨佛利的爸爸坐在輪椅上、梅格的爸爸看不見,你的家人或親人有沒有這樣的情形?」回想自己的生命經驗,有學生說出親人不會說話、聽不到、不能走路,也有人想到隔壁班同學看不見。這些連結都讓學生知道,原來這樣的人就在我們的生活當中,雖然身體上有些不方便,卻一樣是我們親愛的家人、同學。
 「艾佛的爸爸過世了,『過世』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會過世?」透過這樣的發問,可以知道每個人對於死亡有不同的理解,以及如何面對想念、悲傷。學生在這個階段常是欲罷不能,教師要適時引導,除了儘量讓學生暢所欲言,也得照顧好他們的情緒。

故事結束 發酵、行動才開始
 「為什麼湯姆的爸爸天天在家?」可以談家務分工、女主外男主內等議題。書中還有提及領養家庭、由親戚教養、假日才見得到父親的家庭等,書中每個小朋友的回答,都可視班級學生的需求,進行延伸討論或活動。
 今年,我配合一年級生活課程「我愛我的家」單元,帶領學生做「我的家庭小書」。他們用心書寫家中成員的樣貌、個性、對他們的感覺等,童言童語,沒有避諱,讓人感動。期待他們喜愛自己的家人,也明白每個家庭都是不一樣的。


書名:不一樣的爸爸
作者:Gill Pittar
繪者:Cris Morrell
出版社:閣林國際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