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新視野
家事 每個家人都該做的事(106年5月4日)
文/張如慧(臺東大學數位媒體與文教產業學系副教授)
誰在做家事?
 家庭中總有大大小小的家事或家務要處理,一天要花多少時間做家事?又是誰在做家事呢?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一百零二年的調查,即使現在男性做家事的比例提高了,加上科技產品協助,已婚女性還是家務工作的主要負責人,每天平均處理家務的時間達四小時。多數家庭中,女性投入家務的時間,高於男性兩倍到四倍之多。婚前婚後,男性做家事的時間沒有很大改變,但是女性卻增加了兩倍。如果家事也是一種工作,女性每週至少比男性多工作十幾個小時,而且不支薪。
 不僅做家事的時間有性別差異,做家事的類型也有性別差異。社會中明顯存在「男人的家事」和「女人的家事」的區隔。像家中的修繕和園藝等工作,常被歸類為「男人的家事」;洗衣、採買、煮飯、清潔整理、照顧子女或家人等,則常被歸為「女人的家事」。相較之下,所謂女人的家事,次數頻繁且工時長,男人的家事則是偶爾做一次或時間較短。
 雖然多數人都認同大人和小孩都該做家事,但實際調查發現,很多家庭仍是較鼓勵女生學習做家事。女生很早就進入家務勞動專業的學習歷程之中,像姐姐要照顧弟妹,女生做巧克力、烤餅乾送人,女生要保持乾淨整潔,這些生活中的自理及照顧能力,都是做家事的基礎。僵化的性別刻板印象和性別分工,讓女性把做家事內化為自己的責任,或是對自我價值的肯定。當家務變成是女性應做的,女性的投入容易被視為理所當然,而男性往往只是「幫忙」做家事,就可獲得「新好男人」的讚美。
 或許有人說,照顧家人得到的情感回饋是無價的,然而女性對家務勞動的免費投入,讓男性得以在社會全力工作,累積金錢、人脈等資本。這些資本成為男性的成就,卻不一定會讓女性受益,甚至進一步鞏固了兩性在收入及工作的不平等。所謂的母愛真偉大,背後可能隱藏著對女性的剝削。
做家事值多少錢?
 有些家庭會用零用錢獎勵孩子做家事,那承擔家中大部分家事的女性,應該領多少錢呢?日劇《月薪嬌妻》中,劇中主角以僱用方式締結婚姻,男方付給擔任家管的女方每月新臺幣三萬多元薪水,這是將家管工作換算成實際產值的結果。
 那在臺灣呢?根據彭婉如基金會統計,臺北市家管員平均一週服務三十二小時,時薪兩百五十元到三百元,平均月薪三萬四千元。如果做家務有薪水,女性每天家務勞動四小時,一天支付一千元,一個月扣除假日工作二十二天,做家事至少應獲得兩萬兩千元,接近我國最低工資兩萬一千零九元。所以,對很多職業婦女而言,做家事其實是在家的另一個工作,但是拿不到工資。
教導孩子家事不分性別
 二○○二年修定的《民法》規定:「夫妻於家庭生活費用外,得協議一定數額之金錢,供夫或妻自由處分。」當時這種「自由處分金」的設計,即是蘊含家務有給制的概念,承認家務勞動的經濟價值。
 然而法律的保障是一種宣示,夫妻協商其實就是訂契約的歷程,就像《月薪嬌妻》的男主角後來提出家庭是一起經營公司的概念,當家中人員工作有異動時,應重訂契約,調整彼此的家務分工,一起為家庭而努力。
 在孩子的教育上,我們可以透過一些活動,讓孩子了解家事是不分性別,每個家人都該做的事。例如透過《朱家故事》、《阿瑟做家事》等繪本,討論家務勞動時間及類型,檢討當中的不公平現象;透過《紅公雞》和《威廉的洋娃娃》等繪本,可教導男生如何學習和參與家務工作。
 做家事,其實就是讓家人透過勞動和情感付出,創造良好的生活環境,以及感受到家人對彼此的愛與關心。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