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新視野 性平教育扎根
杜絕校園霸凌(106年4月6日)
文/游美惠(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四月是歡樂的兒童月,給兒童一個安全快樂的環境,遠離霸凌,是整體社會的責任。從性別平等教育的角度來思考,許多霸凌案件和性別觀念脫離不了關係。因此,只靠發送貼紙或張貼海報、標語來進行反霸凌教育,似乎無法直搗問題核心,或是真正達到防範案件發生的效果。所以,基本的觀念澄清、有效的教學活動,應該才是教育的重點。 
從一則笑話談起
 很多人聽過「打東東」的笑話,內容大致如下:

 有一天,一個記者跑到南極採訪,他看到一群企鵝,就問企鵝說:「平時你的興趣是什麼?」
 第一隻企鵝說:「吃飯、睡覺、打東東。」
 記者不解,再問其他企鵝,第二隻、第三隻……直到最後第二隻都是說:「吃飯、睡覺、打東東。」
 這時候記者有點煩了,問最後一隻企鵝:「你平常的興趣是什麼?」
 企鵝說:「吃飯、睡覺。」
 記者很高興聽到不一樣的答案,回問:「你怎麼沒有打東東?」
 企鵝白了記者一眼說:「我就是東東。」

 許多人聽到這個笑話,只是一笑置之,殊不知這個笑話傳遞了一個很不恰當的觀念,就是把大欺小、強凌弱的現象視為理所當然,和吃飯、睡覺一樣平常。笑話造成的負面效果應該嚴肅看待,尤其笑話常常複製刻板印象或傳遞錯誤概念,教育工作者應該培養性別敏感度,當聽聞學生在笑鬧之間流傳或散播不恰當的笑話時,就要立刻把握時機,進行有效的機會教育。
男人不必當英雄
 其實反霸凌的教育可以從更深層的面向著力,就是思考「陽剛氣概的建構」。「男子漢大丈夫」是大部分男性從小被灌輸的重要性別觀念,男性追求威猛有力的形象,努力爭取主導權,希望自己是個「有用」且「成功」的男人。因此,男孩在成為男人的過程之中,總是學習如何展現自己的能力與權威,希望居於高高在上或強勢主導的位置,這樣的觀念若是根深柢固,便容易造成人際關係的不平等。
 在「反霸凌教育」之中,分析霸凌者的人格特質與行為表現,常可發現具有支配與主宰性強等特點,希望以強權壓制,使人順服,所以在家庭教育或學校教育,可以透過多元的教學策略和教育方法,讓學生省思「陽剛大男人」的負面意義,努力教導學生別一味崇拜英雄氣概,展現陽剛特質。我們需要堅毅勇敢的面對困境與挑戰,但不需要成為「英雄」,特別是成為那種想要支配別人、打敗別人的「英雄」。
《愛花的牛》傳達和平價值
 有一部外國電影《攻其不備》(The Blind Side)情節溫馨感人,其中一名大個頭運動員,身強體健卻溫柔膽小,片中有一幕相當感人,領養他的媽媽讀了繪本《愛花的牛》(The Story of Ferdinand)給他和一個小弟弟聽。《愛花的牛》書中不僅呈現出一個愛聞花香的另類公牛典範,也傳遞了和平主義的價值,相當有教育意義。
 人有多層次的情感,可以有多面向的性別展現,男性若只謹守「男陽剛」的刻板模式成長,會失去很多生活的樂趣和多元發展的可能。若能減低「男陽剛」的刻板性別期待,在教育上多加引導與著力,相信校園之中大欺小的霸凌事件會減少很多。
讓學生學習「不當老大」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提到「陽剛」或想要支配、征服他人的行為表現,其實不是只有生理男性才會有此特質或表現出相關行為。童書《其實我不想霸凌別人》,作者設定的霸凌者珊姆,就是一個女孩,她自我設定成一個「狠角色」,常欺負別人,尤其是對「怪咖」同學,她希望自己是那個訂出規矩的人,不容許別人反對她。但是後來她發現把氣出在別人身上,只會讓自己更生氣,也發現「得饒人處且饒人」,不傷害自己與別人,能交到好朋友,比當個「狠角色」好多了。
 所以,老是想著要掌控別人,絕對是害人害己的,我們應該讓學生學習「不當老大」,那麼大欺小、強凌弱的霸凌案件,才有減少的可能。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