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新視野 有愛無礙 讓孩子幸福成長(106年2月2日)
文/楊佳羚(高師大性別教育研究所助理教授)
 由於堅持用母語養育孩子,我總把各國繪本翻譯成閩南語念給孩子聽。其中有一本以領養為主題的瑞典繪本,用主角幼兒園同學的問題作為開始:「為什麼你和你爸媽長得不一樣?」後來才知道,原來瑞典雖然讓單身、同性或異性伴侶都可以領養孩子,但瑞典兒童福祉居世界之冠,在國內不易領養到孩子,所以想領養孩子的瑞典人,在通過社福單位審查後,只能排隊等候到國外領養。
 我在瑞典遇到三個到中國領養孩子的朋友,他們會定期帶孩子參加領養家庭的聚會,也會邀請我和女兒到他們家作客,原因是要讓從中國來的領養孩子,看看和自己長得一樣的兒童,也讓孩子從小知道自己來自哪個國家。如果有機會,這些父母也會帶孩子到他出生的國度,讓孩子認識那裡的文化。
 我遇到的第一個領養者是一名研究電影、來自瑞典北部一所大學的學者。由於中國禁止同性伴侶領養孩子,她先以單身的身分申請領養,回到瑞典後,她的伴侶再透過收養程序,讓孩子成為她們共同的孩子。
 這名學者當時和另一名本身就是從韓國被領養的年輕博士生合作,研究那些被領養到瑞典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因膚色不同而受到哪些種族歧視。這名學者說,她的孩子就讀幼兒園,班上同學十分可愛的對她女兒說:「好好呵!你可以有兩個媽媽。」雖然瑞典的性別平等成果是世界有目共睹的,但其實還是母親擔負大部分的照顧責任,因此讓小孩覺得「媽媽比較好」。
 另一個領養者是我在隆德大學社會系的同事,她和先生終於等到可以去中國,與領養孩子見面的好消息。我每年都會為這個同事的女兒多準備一個可愛紅包袋,並告訴同事,中國人農曆年發紅包的故事由來。然而,對瑞典人而言,包壓歲錢給孩子感覺怪怪的,所以他們改放糖果在紅包袋裡面,成為中西合併、專屬他們家的除夕夜特別紅包,她女兒還會拿去學校與同學分享。此外,當同事帶女兒回芬蘭見外公外婆,也備受疼愛。
 第三個領養者則是一位牧師。她在離婚後搬回瑞典第一大島居住。當我帶著兩歲的女兒去拜訪她時,她正排隊等候領養機會,直到我回臺灣後,才收到附有她領養女兒照片的耶誕卡。之後終於有機會見到她的女兒,當這個小女生走下樓梯時,我習慣性的伸出右手要和她打招呼,突然發現原來她右手只到手肘下方一點點,才十分不好意思的換成左手和她握手。當小女生和我女兒玩時,摺紙船一點也難不倒她。我的牧師朋友說,她女兒即將收到政府為她製作的義肢,下學期可以開始學拉小提琴。
 看著這三個來自中國的小女孩,在不同類型家庭的家長照顧下,幸福的成長,尤其是最後這個小女生,有如來自瑞典的福音歌手蓮娜.瑪莉亞一樣,雖然身體有些不便,卻在完善的社會福利下,無礙生活、成長。
 就像繪本最後說的:「所有人一看就知道:他們是一家人。」我也感謝身邊有這些不一樣的家庭,讓我的女兒從小就可以明白一個道理:因為愛,讓他們成為一家人。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