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全球通 美國女大生 為阿富汗女權而跑(106年1月12日)
文/盧其文
 被戰火蹂躪多年的阿富汗,迄今仍危機四伏,想在戶外跑步,甚至是長達四十二公里的馬拉松,需要無比的勇氣,尤其是經常成為攻擊目標的女性。從沒跑過馬拉松的美國女大學生麥肯齊(Kate McKenzie),為了讓更多人重視阿富汗的女權問題,不久前和多名女選手完成這個壯舉,並將路跑過程拍成紀錄片,預計今年發布。

 這場馬拉松比賽是在二○一六年十一月四日,在阿富汗中部的巴米揚省舉行,該城位在首都喀布爾西北方約一百四十公里,海拔兩千七百四十公尺,馬拉松選手要在這麼高的山上跑步,對體能是一大挑戰,何況還要面對人身安全問題。

 目前就讀加拿大懷雅遜大學數位媒體系的麥肯齊表示,她會遠赴這個危險國度參賽,並且將過程拍成紀錄片,主要是受到阿富汗女長跑好手札納比(Zainab)的故事啟發。

 二○一五年十月,巴米揚省舉行首場馬拉松比賽,年僅二十五歲的札納比成為唯一參賽且跑完全程的女性,打破阿富汗社會「女性沒有能力完成艱難運動」的偏見。為了準備這場比賽,札納比只能在住家後院練習,以免在街頭跑步被路人看到,惹來怒罵,甚至殺身之禍。

 由於女性在阿富汗參加運動賽事會遭到排擠和歧視,完全沒跑步經驗的麥肯齊,只能接受公益組織「自由跑步」(Free to Run)駐阿富汗的教練祕密集訓。

 二○一六年十一月四日的比賽,早上八點開跑,共有七十名選手參賽,包括麥肯齊和五名阿富汗女選手。比賽路線是當場才公布,一路上布滿武裝警衛,並在比賽結束後一週才對外公布有這個活動,會如此神祕,都是為了保護選手的安全。

 麥肯齊說:「對於首次參賽的我而言,這場馬拉松真的很不容易,但看到身旁的阿富汗女選手,我由衷佩服,她們確實非常勇敢,在跑步的過程中,她們才獲得真正的自由。」

女性受教育人數增歧視仍存在

 過去,阿富汗女性被要求全身包著頭巾、罩袍,宛如不存在的人,她們可能會因為在公眾場合大笑,或是鞋子發出聲音而被打,也可能會因為單獨外出,沒有男性陪伴而被殺害。如今,越來越多阿富汗女性因為接受教育而改善地位和生活,但阿富汗社會對於女性的歧視依舊存在。

 二○○○年進入小學接受教育的阿富汗女童只有五千人,現在已超過三百萬人;全國百分之三十六的教師是女性,阿富汗第一夫人魯拉.甘尼也計畫成立女子大學。另外,阿富汗國會有六十九名女議員、四名女部長、兩名女省長,國內也有數千名女性自行創業。

 不過,阿富汗社會對女性的歧視依舊存在,尤其是對從事運動的女性充滿偏見。例如,長跑好手札納比原本喜歡籃球及跆拳道運動,可是十六歲時,她所屬的籃球隊女隊友都被父母要求結婚而退隊,跆拳道練習場也遭到警察取締。

 這種社會壓力讓札納比退出運動界,投入職場賺錢養家。直到二○一五年初,札納比認識了「自由跑步」創辦人凱西(Stephanie Case),這個公益組織的任務是利用跑步,鼓勵戰亂國家的女性發憤圖強,從事社會認為她們做不到的事。 

 在凱西的鼓勵下,札納比參加了「自由跑步」舉辦的兩百五十公里超長距離馬拉松比賽,穿越中國戈壁沙漠,鍛鍊出超強的耐力和體能;札納比也參加二○一五年十月,在故鄉巴米揚省舉辦的首次馬拉松比賽,成為第一個跑完馬拉松的阿富汗女性。

 從此,阿富汗舉辦的馬拉松比賽,出現越來越多的女性身影,阿富汗馬拉松官網甚至選擇了一張全由女性跑者組成的宣傳照。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