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新視野
多點體貼與巧思 春節更添溫馨(106年1月5日)
文/蘇芊玲(臺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監事)
 我的童年距離現在超過半個世紀。當時的臺灣,一般家庭生活普遍拮据,平日三餐能溫飽已經很不容易,不可能有什麼大魚大肉。農曆過年因此成為很特別的日子,不僅餐桌上難得豐盛,還有新衣服可穿,父母長輩也會給紅包壓歲錢,只不過一轉身就會被收回,偶爾換回兩角五毛的零錢。對於必須節儉度日的大人而言,禮尚往來、祝福的意思到了就好,實在沒有能力多負擔這個開銷。但是即使如此,一點都沒減損小孩子對過年的期盼和雀躍。

 隨著經濟發展,豐衣足食成了日常生活,家庭形態也改變不少。許多人必須離鄉背井到大都市求學、謀生,過年慢慢從物質享受轉變成家人團聚的意義。
 我自己長大成人,進入婚姻後,逐漸滋長的女性意識,讓我在過年過節時,觀察到許多童年時不曾注意到的事情。譬如,餐桌上的美食,不是魔術師變出來的,而是家中的女性,婆婆、媽媽、媳婦們,從過年前不知多久就開始日夜忙碌的結果;過年期間,能好好放鬆、充分享受年節的,除了小孩,就是男性。

 很多家庭會在除夕祭拜祖先,也大多是女性打理好一切之後,才由男性點香祭拜。曾經聽已婚女性朋友說,媳婦祭拜夫家的祖先被視為理所當然,但女婿若在岳父母家拿香祭拜,可能得叮嚀太太,不可讓婆家知道。
 有些小孩也赫然發現,長輩給壓歲錢是男女、內外孫有別。甚至團聚也並非每個人都一視同仁受到歡迎,對失業落魄的男性、結不了婚的熟年男女、離婚的女性而言,「回家過年」往往是莫大壓力。

 時代不斷推移,近一二十年的臺灣,比較顯著的變化是分配不均、貧富加劇。一方面,交通便利加上通訊軟體普及,讓家人見面、團聚的機會方便許多,不再局限於過年過節,因此,很多人開始改變過年的方式,不再花很多時間採買、下廚,而是購買現成的年菜或是上館子,輕鬆不少;也有人趁著春節長假,舉家出國旅遊;已婚女兒在除夕或大年初一回娘家,也不再是禁忌。
 婚姻也逐漸被視為一種選擇,不婚、未婚、離婚的男女,不再需要背負過大壓力。聽說桃園的廖氏宗族,去年底首次舉辦「姑婆入祖塔」儀式,讓過去流落在外多年、往生的女兒們回到原生家庭,跟著家族長親長眠家鄉,令人感動。

 但另一方面,在貧富不均的影響下,還是有許多人必須在社會底層辛苦謀生,節儉度日。和我小時候不同的是,以前大家普遍如此,不必和他人比較,現在則是落差明顯,儼然兩個世界。
 慶幸的是,不少人已注意到這些問題,願意盡一己之力寒冬送暖,譬如舉辦街頭尾牙招待街友,捐錢、送衣給育幼院,到養老院陪孤苦老人過年等。還有,為數不少在臺灣落地生根的外籍配偶,或是協助我們從事家庭照顧工作的外籍看護,也很需要關注,讓她們在友善、接納的環境中,一起歡度年節。

 無論是平日或過年過節,在愈趨多元的現代社會,創新改變,弭平差距;珍惜所有,分享與人,或許是大家可以一起努力的方向。
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國語日報聯合製作,每週四全版刊出
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解答。
來信請寄edit13-4@mdnkids.com,註明「性平停看聽」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