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不匱乏(102年8月23日)

文/簡世明

  莊校長告訴我一個故事。

  縣市合併時,雙方有許多規章制度、規矩習慣不大一樣。一天,高雄市派來一個主計主任,校長告訴他:「長痛不如短痛,請將要配合的規定告訴大家,我們一定全力以赴。只要度過磨合期,大家就會習慣了。」主計主任很寬心,與大家相處愉快。可是,他兼任多校的主計工作,幾十里外的另一所學校也常要他跑一趟用印,實在挺費事的。

  某天,主任發現同事們每個月總是偷偷收錢,五百、一千元金額不等。他終於忍不住詢問,校長回答:「偏遠學校有許多弱勢孩子,這個學期就有一個孩子失去雙親,老師們不忍他們挨餓受凍,所以成立一個救急基金會,隨意樂捐。」

  主任聽了很感動。一段時日後,他悄悄告訴校長:「以後有緊急公文,傳真給我看。如果沒有問題,印章就擺在抽屜暗格裡,請校長用印。」

  莊校長說,這是他當校長以來最得意、快樂的事!

  遙華老師也告訴我一個故事。

  今年畢業典禮在週一舉辦,長年擔任中年級導師的她無法參加。中午學生放學了,畢業典禮也結束了。站完路口導護的她心想:兩年前教過的應屆畢業生大概都帶著祝福離開學校了。

  她回到教室,緩緩推開門,卻聽到齊聲問候:「老師,我們回來了!」那些她當年教過的孩子,都從這屆的各個畢業班「歸隊」;他們坐在三四年級時的位子上,由當年的班長發號施令:「起立!敬禮!謝謝老師。老師再見!」

  遙華老師噙著淚說,這是擔任老師以來最快樂的事。

  再說說近來我發生的故事吧!

  一放暑假,我獲邀到彰化的偏鄉小校教獨輪車。源泉國小的張主任跟我陪著孩子們在陽光下練車,小朋友練得很開心,進步很快。過了一週,我告訴張主任:「以大家的水準,今年可以組隊參賽了。」孩子們躍躍欲試,練得更勤。

  最後一天結束練習時,張主任吞吞吐吐的對我說:「簡老師,學校經費不足,教練費可以打折嗎?」打折事小,但辦營隊的經費都通過申請了,怎會不足?張主任解釋:「這裡的文化刺激少,如果暑假不辦活動,孩子就只會成天打電動。所以前校長在暑假調任前捐了兩萬元,充當自籌經費。沒想到,營隊項目太多,支用不足,請多包涵哪!」

  知道有這樣心繫學生的校長,讓我很難收下教練費。這是近來我最快樂的事!

  前幾天,突然接到畢業好久的學生來電邀我吃飯。席間,她依偎著身旁的帥哥說:「老師,我要嫁到馬來西亞了。婚前心願就是與您見面,親口道再見!」孩子,謝謝你記得我。

  感謝每一個述說、創造動人故事的人,你們都是滿足、快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