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用心改變(102年8月6日)

文/洪蘭(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一個研究生懷孕了,高興的來報喜,卻很困惑的問:「有人說教養孩子從懷孕開始,也有人說等孩子懂事再教,究竟哪個說法才對?」我驚訝的回應:「你是研究生,又上了許多大腦發展的課,怎會聽從『有人說』而沒有主見呢?」她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從一出生就開始教。」

  她走後,我有點感慨;念到研究所還會被「有人說」影響,我們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是不是差了點?臺灣人為什麼這麼容易受到影響?廣告中,明明是演員穿上醫師白袍,有人就相信他賣的藥有效,而忘記他不是醫生。

  很多被騙的人都受過高等教育,卻不會用邏輯的反證法去分析,這使人擔心臺灣孩子會越來越容易被牽著鼻子走。「邏輯思考」是人與動物最大的差別。一個穿醫師白袍的人說:「百分之八十的牙醫都用某牌牙膏。」為什麼不問他:「你的樣本群有多少人?」如果只有五個人,那麼八成比例一點意義也沒有。教育沒有好好訓練學生思考,是很危險的事。

  最近,大家為了十二年國教的評比方式吵得很厲害,這也是沒有抓到思考重心的例子。怎麼沒有人問:「十二年國教應改革什麼教學內容,才能使學生可以應付二十一世紀的挑戰?」「要改革什麼教學方法,才能使學生喜歡學習?」其實,現在資訊更新速度快,當教科書印出來時,很多知識就過時了。我們應該把教科書當作大綱,讓學生上網去查最新資訊,而不是叫學生死背教科書。上課不應是「老師說,學生抄筆記」,而應該是讓學生上臺報告,老師聽他報告的對不對。

  現在論國際化,我們的英語能力比不上香港;論高科技,比不上日本;論品牌,比不上有政府當後盾的韓國;論財力,比不上新加坡;論勞力,比不上中國廉價。請問臺灣該何去何從?細想起來,唯一可發展的是「創意」——用腦力來競爭,基於禮義之邦的傳統來拓展服務業。在創造力上,學生必須具備足夠的背景知識和生活經驗,才會有創意;在服務業上,學生必須有足夠的文化水準,品質才能提升,因此教育一定要改變。

  教學改變其實沒有那麼困難,只是大腦是懶惰的,熟悉的東西使我們用最少的資源可以過一天,學新東西總是多花腦力,所以人不喜歡變動。

  在研究上,人不會記得他不懂的東西,因此只要學生懂,他就會去發揮。以前我們上歷史課時,很多同學把隋煬帝的「煬」寫成「陽」,老師就在黑板上寫——煬是「好內遠禮曰煬,去禮遠眾曰煬,逆天虐民曰煬」,古代皇帝死後,是以一生的政績來追封諡號,大多是文帝、武帝,但是因為楊廣暴虐,所以諡號為「煬帝」。老師這樣說明後,學生就沒有再寫錯了。所以只要能夠讓學生了解,他們自然不會犯錯。教育就是個「心」而已,師生都用心,教學就成功了。